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12 15:09:53  作者:月少白

   《重生后我和我的死对头HE了gl》作者:月少白

  文案:傲娇小公主x毒舌将门女
  长公主萧宁五岁时瞧见有个红衣小姑娘站在假山上,手中握着柳树枝挥舞,说她要当大将军。
  陆晴晚十八岁时,有个姑娘跑到她跟前告诉她,当了皇子妃就当不了将军,陆晴晚当然知道,于是她笑着说那不过是儿时戏言。
  陆晴晚被卸磨杀驴的皇帝勒死后重生了,她决定换个皇帝。
  话说上辈子衡王是被她弄死的,扶持他挺膈应人的,直接出局。
  越王么满脑子都是风花雪月,出局。
  左看看又看看,都没有合适的,上辈子萧衍当皇帝不是没有道理。
  萧宁:你瞅瞅我,上辈子你被打入冷宫,我还联合驸马为你造反了呢。
  陆晴晚:话说,也没人规定公主不能当皇帝不是?
  微博关注@是静子哇啊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晴晚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陆晴晚躺在简陋的床上,虽紧闭双眼,但脸上却满是焦虑睡得极不安稳,像是梦魇了。她身上盖着破烂的薄被,被子上长满了黑色的斑点。整个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再没其余的家具物什。
  滴答,滴答,雨水从年久失修的屋顶中滚落,滴在坑洼的地上,很快便形成了小水洼。
  轰隆——轰隆——,黑沉沉的天被闪电划破,雨水倾泻而下,如珠如豆。
  陆晴晚被惊醒了,她睁开眼大口喘着气,一道接一道的闪电照亮了这破旧的屋子,陆晴晚的脸瘦得脱相,眼睛深深向内凹陷,在这夜里显得十分可怖。
  雨声里依稀混杂着脚步声,陆晴晚不禁自嘲,她这身子是败坏了,但幸好耳朵没坏,若是行军打仗,还是能依靠这对耳朵探知敌军的大概方位。
  吱呀——门被推开了,陆晴晚没动。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宦官尖利的嗓子在这黑夜里显得有些可怖。
  陆晴晚看向门口,宫婢们提着宫灯,灯火映出最前面男女的面容,一个是曾与她同床共枕的天子萧衍,一个是天子的心头肉现在的皇后慕容娴。
  这是自她被打入冷宫一年后,萧衍第一次来看她,不过看与不看陆晴晚都不在意,她同萧衍虽是结发夫妻,但彼此其实并无男女之情,两人的结合只是萧衍笼络大臣的一种方式,对于陆家而言,则是陆家帮助萧衍夺位的诚意。
  陆父是骠骑大将军镇守西南一隅,手下的兵力是举国的四分之一,膝下只有陆晴晚一女,陆晴晚虽在京城长大,但从小舞刀弄剑,在兵法上颇有建树,未出阁前就曾多次给父亲献策,运筹帷幄于闺阁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成亲时,萧衍还并不是太子,夺储期间,萧衍同先皇被衡王挟制时,还是陆晴晚察觉异常,率领府兵声东击西,等来先皇亲信金甲军,才将衡王制服,否则,哪里还有如今的萧衍称帝。也是这次救驾,让先皇对萧衍更加看重,陆府也水涨船高。
  不过她和萧衍大概是能共患难却并不能同富贵的那种,她当了皇后之后,萧衍又封了自己的青梅竹马慕容娴为贵妃,等皇帝掌握朝堂之后,外戚势大的问题便渐渐凸现出来,萧衍有了打压陆家的心思,雪花一般的奏折落在了皇帝桌上,无非是陆家如何仗势欺人,横行霸道。
  陆氏一族枝叶繁茂,难免会出几个不肖子弟,所以这奏折所言虽有夸大,但亦属实。
  贵妃又在这节骨眼上怀上了龙嗣,陆家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危机,但没等他们动手,贵妃便滑胎了,陆晴晚当时还道了声可惜。
  萧衍大怒,决意将此事差个一清二楚,不知怎么的,这事情从一个小宫女嫉恨贵妃,扯到了她陆晴晚威胁宫婢下药致使贵妃落胎,紧接着皇帝便把她打入冷宫,直到进了冷宫,她终于知道皇帝这是要清洗外戚了。
  她在宫里眼线众多,寻了可靠的人联系陆父,决定逼宫。陆父悄无声息地包围了京城,而陆晴晚也在眼线的护送下往宫外走,不过没想到棋差一招,陆父身边的副将是萧衍埋在陆父身边的棋子,副将乘陆父不注意,于马上将人斩杀,群龙无首,虽士兵忠于陆父,奋力拼杀,但最终还是落败了。
  不知为何,萧衍最后没有杀陆晴晚,只是将人送回了冷宫。
  这一呆就是一年。
  萧衍一步步走到陆晴晚跟前:“你知道么,朕最恨你这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似乎所有人都是跳梁小丑。”
  陆晴晚面无表情地看着萧衍。
  “你知道今晚朕为何要来么?”
  萧衍并没有要陆晴晚回答的意思,自顾自地说着。
  “长公主同她的驸马,联合了七公主和八公主的驸马造反了。”
  听到长公主,陆晴晚的眼睛里多了点波澜,萧衍冷笑一声。
  “你知道由头是什么吗?”
  “说朕残害忠良,不仁不义,说要给你陆晴晚和陆家讨个公道。”
  陆晴晚的思绪飘远了,长公主萧宁,是她还在闺阁时的死对头,两人一见面便都像是炮仗,吵起来能掀翻屋顶。那样一个娇蛮的人,竟然也学会了造反,还是打着她的旗号。她有些哭笑不得。
  萧衍见陆晴晚早就出神了,一股郁气憋在心头,也不再多说:“来人。”
  拿着白绫的两个宦官走上前来。
  “你就先上路吧,萧宁自大,她那里我早有内应,想来很快便能来陪你。”
  陆晴晚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两个宦官拿着白绫勒紧了她的脖子,使劲扯着,直到没了气息。
  萧宁那边原本计划着杀入宫中,没想到公主府已经被团团围住,很快公主府中的人都成了俘虏。萧宁坐在正厅里,她手里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口,意识即将涣散的瞬间,她仿佛回到了十二岁的时候,她随着父皇去围猎,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策马奔来。少年下了马,她看见“他”怀里抱着一只兔子,见她眼馋,那少年将兔子往她怀里一递,便洒脱地牵着马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撒娇卖萌求收藏
 
 
第2章 
  陆晴晚睁开眼时,入目的是雕花大床的顶部,嗯,看起来好像还有点眼熟,她暗想,原来地府并非志怪小说所言的那样阴森可怖,反而给她一种回家的感觉。
  “小姐,您终于醒了。”卷帘被挑起,一个十四五岁岁的翠衣姑娘走了过来,见她睁开了眼,满是欣喜。
  陆晴晚定睛一看,这模样可真是像极了她曾经的婢女西翠,只是在她入宫后,西翠也到了婚配年纪,是以她便给她配了一桩婚事,没带进宫去。
  “小姐,醒了?”又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梳着双环垂髫的姑娘端着茶盏掀开卷帘走了进来。
  巧了,这姑娘长得和她的另一婢女西泠一般无二,只是年岁上小了不少。
  “我这是怎么了?”陆晴晚觉得事有古怪,她看向自己搭在锦被上的手,这可比自己死前的要小不少。
  “小姐和席师傅学剑,不小心磕到了头。”西翠一边回话一边扶着陆晴晚坐起,往她背后塞了个枕头。
  “小姐喝些茶水吧。”
  陆晴晚的确觉得口渴,便就着西泠的手喝了一口。
  “席师傅?我这是在府里头?”学剑磕了头那可是八年前,她十二岁的事情,陆晴晚的心咯噔一跳,难不成她是回到了八年前?这也太过荒谬了吧。
  “自然了,您磕了头,奴婢们便将您抬回了揽月阁,大夫来瞧过了,说是无碍,养养便行。”西翠回道。
  一旁的西泠放下茶盏,柔声道:“您昏睡了一天一夜,夫人一直守在您跟前,将近天明实在熬不住了,才回了倚翠居,奴婢这就让人去报个信,说您醒了。”
  陆晴晚没说话,西泠也不敢擅自离开,夫人与小姐两人相处不似寻常母女,自小姐十岁以后,两人便十分客气疏离,除去这次陆晴晚撞了头,夫人还从未在揽月阁过过夜。陆晴晚沉思片刻,她进宫后便再没见过母亲,每次召见,母亲便以身体不适推脱,算算也是有三年未见了,于是她开了口:“去吧,若是母亲还在补觉,便告诉母亲身边的清月姐姐便是。”
  倚翠居。
  清月站在床前为陆夫人打扇,这京城的夏日总是湿热难眠。小丫头脚步轻轻走到清月身边与她耳语几句,清月颔首,正要大发丫头出去。
  “可是晴晚醒了?”陆夫人觉浅,尽管两人是耳语还是将人吵醒了。
  清月和丫头连忙告罪,低声应道:“小姐唤了丫头来报信说是无碍了。”
  “嗯,既如此,告诉晴晚那丫头好好养着,我就不去瞧她了。”陆夫人翻了个身继续补眠。
  清月还想说些什么,但对着陆夫人的背便打住了。
  丫头将陆夫人的话转述给了陆晴晚,陆晴晚略微失神,半晌才道:“既如此,我过几日去和母亲请安。”
  陆晴晚在西翠西泠的服侍下起了身,她坐在梳妆台前,任由丫头在她头上捯饬,她看向铜镜,里边隐隐约约映出一个头上缠了纱布的稚嫩脸蛋,她的手摸上纱布,这一刻她才有了回到八年前的实感。
  西泠心思细腻以为自家小姐是担心留疤,连忙出声:“大夫说了,小姐的伤只要按时搽抹药膏,会恢复如初的。”
  陆晴晚点了点头,并未分辨。
  洗漱完毕后,陆晴晚便带着西翠西泠二人在揽月阁的小园子里闲逛,她要好好捋一捋这之后要发生的事情。
  老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她自是要珍惜,当今天子萧峰年富力强,大皇子也就是日后的衡王萧启刚刚及冠,二皇子萧乾日后的越王才十八岁,三皇子萧衍将将十五岁,距离她和萧衍成亲还有四年,距离萧衍登基还有六年,距离她死还有八年。
  陆晴晚松了口气,她回到了那些阴谋算计恩怨纠缠还未开始的时候,尽管命运早就织好了网,她一只脚早已迈入其中而不自知。
  揽月阁的小园子里假山嶙峋,遍是绿植,一棵会开花的植物都没有,放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陆晴晚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娇俏的薄纱少女身后跟着一群婢女浩浩荡荡地从回廊走了出来,日光灼热刺眼,陆晴晚眯着眼看不清那少女的脸。
  “好啊陆晴晚,见着了本公主你竟也不行礼?”那少女在一尺外站定。
  这骄纵的语气,除了前世闺阁时的死对头萧宁外也别无二人了。
  陆晴晚屈膝,礼还未行全,萧宁嫌弃地挥了挥手:“得了得了,你这礼仪怎么如此生疏难看了不少,不会是那一摔摔着了脑袋吧?”
  陆晴晚身子一僵,自她成为太子妃再到皇后需要她行礼的人愈来愈少,这礼仪自然也生疏了不少。
  萧宁见陆晴晚没搭话,要是往日陆晴晚咋就夹枪带棒地回应了,陆晴晚向来是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但和自己吵架的时候,陆晴晚可是毫不相让,好强得很。疑心是自己的话伤着她了,萧宁咳嗽了两声:“脑子摔坏了,不好好养着,出来瞎逛什么?”
  “劳公主记挂,臣女只是皮外伤。只是啊有些人是内伤,偏还自己不知道。”自从去年在围场上她送了一只兔子给萧宁后,这一年来,萧宁总是和她不对付,她与她吵架成了习惯,这嘲讽人的话便脱口而出。说完后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她重生前是二十多岁的人了,现在的长公主萧宁才十三岁了,显得她有些以大欺小了。
  “你,你——”萧宁恶狠狠地拧着帕子,尔后不怀好意地笑道“看来你的病也好了,母后说你要是病愈了,就给本公主当伴读。我可是求了母后好久呢。”
  “当真?”前世可没有这一遭,陆晴晚疑惑地看向萧宁。
  萧宁望着陆晴晚那双剔透的眸子,顿时有些气短,于是虚张声势道:“那时自然,你就等着母后的懿旨吧。”反正母后向来对她有求必应,她回去求一求总是可以的,陆晴晚这下你可是栽到本公主手里了,想到去年围场的事情,萧宁便恼羞成怒,气愤无比,陆晴晚一个女儿家家的,做男子的装扮,真是气煞人也。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段由于恼羞成怒引发的恋情
  本章发10个红包
 
 
第3章 
  萧宁拂袖而去后,也到了晌午十分,陆晴晚便沿着小径穿过拱门,走到饭厅打算与母亲一同用膳。
  只是陆晴晚还未进门,便透过漏窗瞧见饭桌上,陆夫人正在清月的服侍下用膳,她忽地想起,前世这时候因着她要同席师傅练剑,膳食上油荤需要比较丰厚,母亲口味向来清淡,于是两人便不再一同吃饭,她的膳食早就由揽月阁的小厨房包了。
  西泠低声问道:“小姐,我们还要进去么?夫人似乎是刚刚用膳。”
  陆晴晚再看了眼不远处衣着暗沉的母亲,点了点头。
  三人走至陆母跟前,屈膝问安:“母亲(夫人)。”
  “清月给小姐拿副碗筷。”陆夫人淡淡地看向陆晴晚,“坐吧,饭菜虽说清淡些,但滋味还是不错的。”
  “嗯。”陆晴晚挨着陆夫人坐下,“瞧着母亲年轻了几岁,看来这膳食清淡还是有不小的好处。”
  因着这话,陆夫人深深地了陆晴晚一眼,面上依旧是一副不喜不悲的模样,这样的神情陆晴晚上辈子看了十几年。
  “我吃饱了,你慢慢吃。”陆夫人拿着素白的帕子擦了擦嘴角,在清月的服侍下净手后便起身离去。
  “母亲。”陆晴晚放下玉箸有些急切地喊了一声。
  陆夫人回头:“何事?”
  “女儿等会想出府去瞧瞧席师傅。”
  陆夫人似乎是早已了然一般,陆晴晚低下头,虽说活了二十多年,她有些时候还是不敢直视母亲的眼睛,那双眼睛太过深邃,好像能把什么都看透。
  “嗯,下次招呼西翠西泠告诉我一声即可。”陆夫人冷了语气。
  清月则是有些无奈地看了陆晴晚一眼,她这做奴婢的不好置喙主人的事情,但这母女都太过别扭,若是小姐只是想出府,那何必来这一趟呢,从前,小姐都是遣底下人来通报的。
  陆晴晚沉默地吃完饭,便换了身轻便的行装,坐上府里的马车往城西的宣阳坊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