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15 10:12:53  作者:廿小萌

   《Gay我能涨粉,真的 PUBG》作者:廿小萌

 
  文案:伪菜鸡百万粉娱乐主播攻×脸萌枪刚新人技术主播受。
  季航:gay我能涨粉,真的,信我。
  自从双排因为技术太刚,被队友误会成神仙大哥(挂)突突以后,阮绎就多了个“菜鸡”尾巴。
  季·伪菜鸡·航直播间:嘘——给我留点面子,别告诉他我是他同学,你们一天不去打小报告,我就给你们开一天摄像头。
  然,弹幕:有点看腻了呢hhhhhh
  【同学:俩人一个直播平台,攻就在受隔壁直播】
  阮:这人怎么总缠着我双排。
  季:因为你活儿好还可爱呗。
  【双排日常】
  季:求你打野。
  阮:那我自己跳机场(落地刚枪)
  季:好好好,不就是变盒子精吗。
  季:小朋友你舔上包包了吗,就跑。
  季:苟住苟住,稳一点稳一点。
  季:我就去接了个电话,你怎么又去捡空投了!
  季:乖宝快回来,别乱跑!
  季:别捡死人衣服,不吉利!
  阮:……
  ——————————————
  ①没玩过游戏不影响阅读体验。
  ②主播文,专注直播,不打比赛,弹幕含量中偏上。
  ③PUBG以新出雪地图前的老版本为游戏背景。
  ④原名《嘘——[绝地求生]》
  【高亮↓↓↓】
  ⑤人物均无原型,勿KY***
  ⑥除了HE,其他什么都不保证,追文量力而行
  ⑦不接受写作指导,脑回路不合看得不高兴了不用特地告诉我,手动鞠躬。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竞技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绎,季航 ┃ 配角:别问,问就是补订阅 ┃ 其它:
 
  作品简评:以技术流刚枪为标志的阮绎是柠檬TV游戏分区绝地求生的新人主播,奈何入行时间短,打游戏之余基本不营业,粉丝数一直寥寥无几,但事情在一次双排后出现了转机,阮绎因为技术强到被队友误以为开挂打死以后一夜爆红——错手打死他的,是柠檬TV游戏直播分区两年前人间蒸发的百万粉一哥季航,从此两人结下不解之缘……本文作为一篇双主播游戏文,延续了作者一贯的现实向风格,人物形象鲜活立体,以诙谐幽默的笔触构造出了一个有笑有泪的丰满世界。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的相遇,命中注定的感情发展,情节循序渐进,伏笔一环扣一环,轻松爆笑的氛围下是两个男孩子敏感赤诚的心,从天平的一端到另一端,共同成长,解开心结,直至最后破茧而出,重新拥抱世界。
 
 
第1章 
  “下次一定会吃鸡!!”
  坐在电脑前的阮绎:“……”
  暗下的屏幕在门窗紧闭的房间里散着幽光,挂在右上角大大的排名数字,让阮绎手里的鼠标游离在“返回大厅”和“死亡画面”之间。
  麦克风里一片死寂,只有直播间三三两两的弹幕飘过。
  -“主播世另我”
  -“刚进来,怎么没声,我耳机坏了?”
  -“苗苗去kakao吧”
  -“是的,你耳机坏了”
  -“收摊吧收摊吧,这游戏彻底凉了”
  -“又一个鸡屁股,苗苗自闭了”
  -“我真的第一次见脾气这么好的主播,这都不爆粗口”
  ……
  阮绎顿了顿,终于还是直接按下了“返回大厅”。
  他揉着眉心,声音里有几分疲惫:“算了,大家等我几分钟,我换kakao服。”
  刚刚那种情况,就是不看死亡回放也猜到了。
  打雨林小图,就是冲着节奏快来的,他这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打到第二十九分钟,结果决赛圈最后一名还是神仙。
  隔着一棵树,连枪口都没露一个他就被爆头了。
  不说开没开自瞄,总之透视是没得洗了。
  -“亚服已经待不下去了”
  -“这个主播的声音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
  -“卡考是什么”
  -“早就该走了”
  -“主播为什么不打欧服”
  -“韩服”
  阮绎喜欢全屏打游戏,不习惯分出一部分给弹幕助手。
  他边操作电脑界面,边低头用手机看大家发的弹幕,镜框都要从鼻梁上滑下来,声线儒软:“欧服那边延迟太高了,遇到水平差不多的,对枪对不过人家。”
  新人主播,没什么人气,一般弹幕提什么问题,阮绎都会一一解答。
  “Kakao是个独立的韩国服务器,但和韩服不一样,跟steam是分开的,因为实名制,所以外挂特别少,好像韩国开挂被抓后果挺严重的?我昨天晚上花两百块去买了个号,安了kakao的客户端。”
  实在是亚服神仙太多,把把都能碰到外挂。
  要是开局就被弄死也就算了,偏偏每次阮绎都能七、八杀起步打到决赛圈,然后外挂大哥们就直接演都不演了。
  吃鸡是不可能吃鸡的,回回都拿第二名的鸡屁股喂他。
  还是看到弹幕提醒,气糊涂的阮绎才想起来要举报。
  立马返回去扒拉菜单找人,“唰唰唰”看也不看就把四个作弊的举报原因全勾上了,稀薄的弹幕都在说主播手法娴熟的让人心疼。
  换好客户端,阮绎对着满屏的韩语丝毫没有犹豫,一路从更新点进游戏大厅,鼠标按的咔咔响:“听说kakao人均水平挺高的,谢谢sss的柠檬片,以后吃鸡可能不会那么容、我点错了!”
  -“甜蜜双排”
  -“刺激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久没见苗苗路人双排了”
  -“小心棒子杀队友”
  阮绎一个不留神,忘切队伍模式就点了开始,还是秒进,连个取消的机会都没有,入眼画面一转便是那架熟悉的飞机残骸——排到了海岛老图。
  “刚看sss送的礼物去了,没注意……”阮绎看着自己那个叫做“Lucky-Green”的队友有些分不出他到底是不是韩国人,两人都没有开麦说话。
  阮绎抿了抿嘴,在心里默默叹出一口气:“算了,排都排到了,就打一局吧。”
  -“一块钱柠檬片引发的惨案哈哈哈”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棒子真的杀队友!!!”
  -“我错了苗苗,我不该这个时候送你礼物的”
  -“不要怂”
  -“刚他苗苗!”
  -“让棒子看看我大天朝威武雄壮的苗苗”
  ……
  看着手机屏幕上激增的弹幕量,阮绎操纵着游戏里没有时装穿的裸女陷入了沉默。
  打游戏这方面,只要跟韩国沾边,就多多少少有些敏感,一个不对就容易引战。
  阮绎正想装作没看见,手机便是一声震动,自发自主关了机。
  行吧,歪打正着。
  对着弹出的开局倒计时,阮绎道:“先前提示电量低我正好在打上上局决赛圈,后来就把这事忘了,现在手机没电关机,暂时看不了你们的弹幕,等我把这局打完吧。”
  阮绎话音刚落,游戏便进入了跳转界面。
  “我是不是得主动一点。”阮绎对着一直播间的水友如是自言自语道,“等上了飞机我就把点标在机场,他应该能懂吧。”
  那时的阮绎还不知道,他这个队友已经一连好几把死在机场了,暂时还没走出机场的阴影。
  隔壁直播间。
  一位眉眼含笑的英气青年端坐在摄像头前,一手握鼠标,一手搭在键盘上,十指修长好看,上身仅着一件简单的白T,此时正对着屏幕左下角自己队友的id认真拼读。
  “NingMeng-Jimiao?嚯,巧了,竟然排到我们柠檬TV自家人,不过这肯定是个女孩子吧,男孩子怎么会取‘几秒’这种了不得的名字,快,五分钟我要她全部资料。”说着,青年扬唇一个莞尔,挑了挑那对英气的剑眉。
  他来kakao别的没干,净偶遇同行去了,都是被外挂逼来的,这下还遇上自家小朋友:“不过咱们去人家那儿串门就悄悄地,不要太张扬,好吧。”
  其实季航也就是嘴上这么说,心里明白这事根本瞒不住。
  他这队友不是干脆本来就认识他id,就是即将要从她直播间的弹幕里认识他id了。
  那抹浮在青年俊脸上的朗笑,直把粉丝们迷得三魂丢了七魄,纷纷出动,跑去隔壁直播间查房。
  没一会儿就有人回来通报了。
  季航失笑:“什么?鸡苗?男孩子?”
  他偏头看着边上密密麻麻满是弹幕的第二块液晶屏,用那把漂亮的磁嗓不要脸的打趣道:“我就说这么可爱的id肯定是男孩子,你们帮我去隐晦的提醒一下,说今天不宜跳机场,还是低调点,开局就拿我机场小霸王的气场震慑自家小朋友,没必要,没必要。”
  在弹幕大片大片的问号里,季航精准捕捉到了有效信息:“他用手机看弹幕,然后现在手机没电了啊,我还是第一次见不跟弹幕互动、单机打游戏的主播,不过也好,我还担心你们去查房吓到他。”
  季航心下好笑,没想到还真给“瞒住”了,节目效果满分,当即腰杆一挺,笑意盎然道:“哎呀,我终于能卸下我的偶像包袱了,那么——首先就让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个小朋友的声音好不好听吧!”
  -“????????????”
  ·
  季航说到做到,刚上飞机就开了麦预备逗人,清了清嗓子,道:“安宁哈噻哟。”
  他还故意压着嗓子将韩语的调调说的很准,很唬人,弄得弹幕又是一大片拷问他良心的问号。
  因为有心理准备,所以阮绎对对面是个韩国人不算惊讶。
  只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阮绎英语讲的很好,发音意外的地道:“Hello,the airport please?”
  说完,地图上机场的位置便多出了一枚黄标。
  和弹幕满屏飞的“卧槽”一样,季航现在心里就是大写的感叹号,心说这个美式发音也太太太迷人了,他第一次听人用这么软的声音讲美式。
  他们家这小朋友是个狼人。
  在季航“糟了”两个字的带领下,弹幕很快就把“是心动的感jio”刷了个密不透风。
  于是,季航缓缓松开了游戏队伍语音的按键,毫无心理压力的对着自己满直播间三十万的观众演示了光速打脸。
  他平静道:“是我低估我们自家小朋友的可爱程度了,不就是机场吗,我跳。”
  作者有话要说:注,世另我:世界上的另一个我,此处指两人处境相同
  自瞄:外挂的一种,即准心自动瞄准
  透视:外挂的一种,即无视遮挡物,可直接看到所有人的位置
  按键说话:松开按键说话,队伍频道里就听不到了
 
 
第2章 
  眼看要到跳伞点,耳机里却始终没有队友的应答,阮绎抓紧时间又问了一遍。
  不过这一次,阮绎换了韩语。
  还在体会心动感jio的季航,只听对面再度传来小主播清秀儒软的嗓音。
  虽然他除了开头的“安宁哈噻哟”,后面跟着一大串全都没听懂,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心动,生平第一次觉得韩语这么撩。
  季航携一票弹幕又一次震惊了:“如果不是他确实在隔壁跟我做同学,我真的会觉得这是个英文讲的特别好的韩国人。”
  季航的直播间已经闹翻了天。
  不仅有原住民,还有隔壁阮绎直播间跑来围观的。
  -“这是什么宝藏男孩”
  -“感觉自己半个月的直播白看了,第一天知道苗苗这么有文化”
  -“还好排到的是自己人,我还以为又要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苗苗竟然真的排到大佬了”
  -“说好是毕业找不到工作才来直播的呢,感觉受到了欺骗”
  -“外语大佬!再见航哥,我爬墙了”
  -“这个小哥哥粉丝竟然只有两千,不科学”
  -“靠!航哥回来了”
  -“让你再装外国人,脸疼不”
  -“有知道这小哥哥什么学历的吗”
  -“我还以为你就消失了”
  “哈哈哈没有没有,不会消失的,只是两年没碰游戏了,得让我先偷摸摸找点感觉,也好给你们一点反应的时间,不然我这过气主播一官宣一开播,直播间没什么人气的,多尴尬。”季航笑的爽朗。
  一般主播为了顾着直播间打游戏都是按键说话。
  这会儿既看不到弹幕,也听不见季航讲话的阮绎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这一个分心选错的队伍模式,让他的直播间迎来了自他开播有史以来的最高流量冲击,接待着他们直播平台绝地求生分区的王者观光团。
  阮绎见自己都换韩语了队友还没个反应,正纳闷着打算再试试,就听对面忽然语种一变,传来一个极浮夸的腔调:“兄dei,缘分吶!”
  阮绎一怔:“……中国人?”
  “是的哇!兄dei你是柠檬TV的主播吗。”季航坐在镜头前笑的满眼狡黠,熟悉他的弹幕已经开始指责他使坏了。
  结果那小主播仅是顿了顿,竟是完全不否认便应了下来:“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