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15 10:15:38  作者:shaluomei

   《(银英同人)【吉莱】银河恋曲》作者:shaluomei

 
  文案:给我们挚爱的齐格飞·吉尔菲艾斯及挚爱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的我们
 
 
第一部 with or without you 
  Prelude  Beautiful Day
  See the world in green and blue
  See China right in front of you
  See the canyons broken by cloud
  See the tuna fleets clearing the sea out
  See the Bedoui16:43 2019/8/14第二部 n fires at night 
  See the oil fields at first light
  And see the bird with a leaf in her mouth
  After the flood all the colors came out
  It was a beautiful day
  Don't let it get away
  Ⅰ
  房间里弥漫着陈年的檀香味儿。夕阳的微光映衬下,细小的浮尘碎金般优雅飘舞,形成某种温柔的骚动。
  骚动因钟声引发的震动而变异,规则有致的律动失控了,浮尘左冲右突,奔向光亮的地方,狠狠撞上落地窗,反弹回来,粉碎为更加细微的尘屑,重新编队后,开始新一轮有规律的运动。
  固定在雕花黄杨木椅子里,艾琳娜·冯·赫尔夫斯伯格·赛德见证浮尘的兴衰史,已经有两百多分钟的时间。“无聊的消遣!”见证者忠实地履行义务两百十一分钟之后,终于自暴自弃地呶了呶嘴,将视线转向客厅一角的古董落地座钟。
  座钟显示的时间是帝国历488年8月28日十六点四十九分。在人类文明史的坐标系中,这不应该是机械计时装置有立锥之地的时刻;但在某些人,包括男爵夫人,世代相传的潜意识里,手工打制紧密咬合的黄铜齿轮组——散发着“典雅”、“精致”、“高贵”、“奢华”等概念物格化后的馨香——作为他们那个阶层的专属,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慰籍,虽然现在它起的是徒增感伤的反效果——
  如果时间可以像钟表指针一样被倒拨回去,将时针逆转六圈,那个时候,“典雅”、“精致”、“高贵”、“奢华”的属性仍充盈于艾琳娜的周遭。时针逆转六圈的下午,以及那之前的许多个下午,艾琳娜应该是和谈笑风生的沃尔米斯堡女子爵、或者是有着一对迷人灰色眼眸的“莎莎”·波耶斯基男爵夫人,或者是可爱的瓦莱丽·冯·孟斯菲尔荷夫小姐一起用下午茶。她们会坐在粉色大理石建成的豪华府邸的二楼阳台上,一边品味加了玫瑰花瓣和肉桂的香浓咖啡,配以奶酪酥油卷和蓝莓果酱,一边谈论最近广受争议的实验话剧。凉风过处,撩动了贵夫人额前的深褐色发卷以及她脸上的透明笑容。远处,修萁齐整的花园蜿蜒展开,与黑铁栅栏外金绿相间的土地相映成趣。
  Ⅱ
  “夫人——”安妮·霍斯特进到起居室,发现女主人浸润在棺椁般的黑暗里。
  “你还没走!为什么没和他们一起离开呢。”女主人微笑着问道,那是一种不牵动任何脸部肌肉的笑。
  暴力。混乱。哗变。
  男爵府的事务官、管家、仆人、厨子、花匠们,在偷偷摸摸,或光明正大地席卷了屋子里的财物后纷纷散去,慷慨地把偌大的府邸留给女主人。
  没有人阻止这种掠夺行径,因为这里的男主人,赛德男爵已于早些时候驾着太空梭逃亡了;当地的治安与秩序,则在更早的时候,藉着民众的起义分崩离析。至于良知和道德——积怨已久的民众并不认为那是“掠夺”行为,而是取回自己过去被不公正地剥夺的了权利罢了。
  “我是不会离开的,艾琳娜小姐。”安妮把手搭在艾琳娜肩上,“直到您不需要我时为止。”
  ——当然,后面那半句是在心中默念的。
  “真是温柔的人呐,安妮,一直都是。”
  十岁生日那天,老管家把幼女安妮带到赫尔夫斯伯格伯爵家,年长两岁的安妮作为贴身女仆和玩伴,开始拥有了和艾琳娜的共同人生。夹杂着主仆、姐妹、朋友的复杂元素,两人的感情随着艾琳娜远嫁威斯特朗特的赛德男爵而日臻浓厚。在最初的日子里,是安妮驱遣了她心头的焦躁与忧郁,让她曾经飞扬的少女之心在这个农业星球上安顿下来,让她爱上作为自己丈夫的赛德男爵——一位年轻、暴躁又敏感的青年。
  “我的好人儿,要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呢!”一年后,当安妮把哭闹不停的新生儿从手足无措的母亲怀里接过去的时候,艾琳娜半带忧虑半开玩笑地说。但是不出两个月,艾琳娜就为自己的话向安妮道歉:“不要放在心上,安妮。虽然离开你会很难过,但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幸福呢。”安妮没有说话,但是脸红了,因为那个时候她开始恋爱,对象是男爵农场的机械师拉尔夫·德维尔班。
  在威斯特朗特为数甚少的绿洲上,人们进行着集约化农耕,农业机械是这个星球上的人们赖以谋生的关键。安妮的恋人拉尔夫即是所谓“能让联合收割机欢快地歌唱”的农机机械师。地处边远的关系,技术人员很少愿意扎根这片宁静的土地,于是,身材健硕、眉宇开阔、乐于助人的拉尔夫凭借一双巧手逐渐积攒起人气,直至足以领导现在这场驱逐领主的革命。
  与拉尔夫开始交往的时候,安妮以及艾琳娜并不能预见日后的事态。对安妮而言,拉尔夫是“有教养的规矩人”,虽然不尽浪漫,却值得托付终身。基于这种认知,她开始一分一厘地积攒嫁妆,而探知安妮秘密的艾琳娜则在私下表示要为他们操办婚礼:“我的女仆的婚礼,一定得有个样子才行。就在花园里举行吧,明年八月份,木槿、紫薇、茉莉和四季桂最好的时候——一定会是很美的婚礼。”
  到了来年,比自然女神更为强大的历史之神的人间使者,五个世纪以来宇宙中最为华丽的存在,名为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的二十一岁青年,从奥丁升起狂飙,向半个人类社会的体制和精神发出挑战。这场宇宙风暴的来势是如此之猛,以至于把艾琳娜花园里可爱的木槿、紫薇、茉莉和四季桂吹落了一地。而为风暴引路的,正是那个拉尔夫·德维尔班。曾经让联合收割机欢快地歌唱的他,现在想要聆听的无疑是赛德男爵的哀鸣。
  Ⅲ
  “最近你有见过她吗?”杰克漫不经心地问。
  “每天。”拉尔夫若无其事地答。
  “嗬?都没见你离开的样子。大概每次见面都不超过三分钟吧。”
  “差不多……现在有正事要做。”
  “见未婚妻也是正事呐。”
  “——这和你没关系吧。”
  “是没关系啦……但是,这样好吗?头儿的女人坚持留在男爵家。”
  “有什么问题?”
  “立场问题。要不然……你想留点筹码?男爵虽然开溜了,但夫人和孩子还在……”
  “你住嘴!我不会拿女人和孩子当挡箭牌。我不允许!”
  “是,是,拉尔夫骑士,我们是正义之师嘛……但是,还是做点准备为好,男爵的伯父可是布朗胥百克。我看他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布朗胥百克正忙于内战,没有战略意义的边境行星也许无暇顾及吧。”
  “喂,我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建立在‘也许’上哪。”
  “我听说布朗胥百克的敌人——罗严克拉姆元帅对平民很照顾。向他求助的话,我们会受到保护的。”
  “罗严克拉姆,那也是贵族不是吗?他们只会考虑自己的利益呀,凭什么为我们出头。”
  “正是凭这个!凭着他为自己考虑这一点!”
  “啊?”
  “对罗严克拉姆来说,我们是很好的棋子。如果打赢了内战,罗严克拉姆就会主宰帝国所有的武力,也就成了实际上的统治者。”
  “嗯,因为立典拉德没有武力。”
  “对新的统治者而言,什么是最重要的?”
  “……”
  “就是迅速立稳根基。罗严克拉姆是靠打败大贵族起家的,所以他的根基不在大贵族。而在我们。”
  “我们?”
  “对,就是我们,占到帝国人口总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平民百姓。如果罗严克拉姆对我们施以保护,对平民百姓而言,他就成了救世主、庇护者。”
  “所以保护我们对他有好处所以他会保护我们?”
  “完全正确。”
  “听起来很有道理。不过被人当棋子感觉总有点不舒服。”
  “但是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
  “我知道。正因为知道才会不舒服啊。”
  “没办法。身在这个时代,只有想方设法让自己对居上位者有用才能生存下去。”
  “可恶!”
  Ⅳ
  用过晚饭,两个女人在起居室里聊天。
  因为缺乏人手,屋里的家具被安妮用白麻布遮住,地毯也收了起来,露出深黑褐色的桃心木地板。供电设施损坏的关系,用来照明的是年代久远的白色蜡烛。
  “你们最近都没见过面呢。”
  安妮没有回答。今时今日,她无法面对自己——对她而言,男爵一家是不错的主人。对于近期的盘剥民众,在奥丁度过的二十多年时光让安妮明白身不由己的道理。地方贵族必须依附于豪门显贵,才能保有地位、荣华以及生命。同样的,安妮也无法面对拉尔夫。那个男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和自己交往?因为自己是男爵夫人的心腹?还是……
  “安妮啊,我们让你为难了?”
  “艾琳娜小姐,我——”
  “话说回来,你们有什么打算么?赛德去见伯父了大人了,那么……这里就要不太平了。”
  “我是不会离开您的。”同样的话语,不同的心境,“而且,布朗胥百克公爵不是正忙于打仗吗?”
  “嗯,就是和格林华尔德的弟弟。”男爵夫人的语调里首次出现了起伏,“格林华尔德,高贵的门第就被这样玷污了!”
  ——赫尔夫斯伯格家是格林华尔德的支系。当年皇帝弗里德里希四世在授予宠妃安妮罗洁格林华尔德伯爵夫人的封号时,整个奥丁都在为赫尔夫斯伯格鸣不平。
  “那个女人一定施了什么法术蛊惑皇上!”忆及往事,艾琳娜的情绪被调动起来,“还有那个金发的弟弟,凭借裙带关系得到侯爵的封号,如今难道还妄图更显赫的地位吗!”
  安妮继续保持沉默。她和“金发的弟弟”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奥丁的新年舞会上。前者留给她深刻印象的,不是俊美无俦的外表,而是不小心把酒撒到艾琳娜小姐裙子上后所表现出的无措与腼腆。那个人的话,由他打败布朗胥百克公爵比较好吧。这是安妮深埋于理性意识之下的希望。
  Ⅴ
  第二天天凌晨。
  纯白色的光线斜斜横过灰蓝的天空。
  从梦中醒来,家园葱郁依旧。
  鸽子落在窗台上,嘴里衔着绿油油的橄榄叶。
  美丽的一天即将开始。
  然后,那不祥的白光骤然扩张,使所有景物褪去了颜色。
  火红色的半球浮上地平线,急速膨胀,吐出巨大的蘑菇云。
  暴风杀到,热浪席来,点燃了地表,烧毁了作物。
  建筑像人一样死去,人们,艾琳娜、安妮、拉尔夫、杰克……每个人,所有人,像建筑一样塌落。
  这个世界被割去了喉舌,哀号、咒骂、呼喊、哭泣,一切的声响在同一时间内窒息。
  沉寂过后,开始下雨。
  大地从焦渴中松弛。变形的钟楼与绝望一起沉重地悬挂于半空。
  雨珠在灰烬的漩涡中沉降,把屈从的岩石剥得一丝不挂。
  在雨的洗礼中,欲望和野心展开透明的羽翼。
 
 
第一章 
  chapter 1   go your own way
  Loving you
  Isn't the right thing to do
  How can I ever change things that I feel
  If I could
  Maybe I'd give you my world
  How can I
  When you won't take it from me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You can call it
  Another lonely day
  Tell me why
  Everything turned around
  Packing up
  Shacking up is all you wanna do
  Ⅰ
  艰辛旅程是从岔路丛生的紫桦林开始的。
  月亮像沙漠一样黄,倒扣在对面的山岗上。
  夜视装置在突围时不小心遗落了,所以我们牵着彼此,穿过充满敌意的灌木丛。
  皮靴踩在层层叠叠的落叶上发出悉娑的声音,受惊的野鼠时而从我们脚边掠过。
  又一个三岔路口。
  “吉尔菲艾斯,该走这边吧。”字面上是询问的话语,从他口中发出,便带了无可辩驳的权威感。
  我笑着答应:“好的,莱茵哈特大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于遵从他的指引,因为那也将是自己要选择的方向吧。但是后来,我将知道,自己的想法是过于片面了。
  后来?
  后来,我们迷路了。
  “怎么办,吉尔菲艾斯?”他一脸认真地望过来,等待我的谏言。
  “要继续走下去吗,莱茵哈特大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