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17 20:42:49  作者:Moirai

 【先杨】塞壬

 
 
作者:Moirai
 
 
银河英雄传说/索拉里斯星 Xover
 
Summary: 瑞达二号遭遇未知神秘力量(咦?)伊谢尔伦及附近星域都受到了影响……
 
原作架构,“怪力乱神”(读作高深科学)设定基本来自《索拉里斯星》,会有私设改动。没看过不影响,会说明。
 
CP先杨。一些些双击坠。其余人物关系随原作。
 
 
无关战争的序曲
 
“我们都很信赖杨威利。我们认为他不败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甚至认为他永远不会死。” —— 尤里安·敏兹
 
 
 
“宿命有两种意义,对人而言都是侮辱。其一,它会使人停止思考分析状况;其二,它会使人类的自由意志变成毫无价值的废物。事实上无论身处何种状况,最后还是要由当事人自己抉择的。”  —— 杨威利
 
 
 
“说实在的,整个宇宙还原成原子也无所谓。” —— 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杨
 
 
 
“壮烈的战死不符合我的个性。” —— 华尔特·冯·先寇布
 
 
 
“虽然他会告诉别人,信念是一种有害无益的东西,但是他自己却比任何人都要顽固。所谓的言行不一就是说他这种人。” —— 尤里安评论先寇布
 
 
 
“我相信你,这是一个基本的前提。” —— 杨威利对先寇布
 
 
 
 
 
一、魔术师,有去有回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三日上午,奥利比·波布兰中校在自己的床上被炎热唤醒。他感觉到灼热的空气如潮涌般一浪高过一浪滚过自己,感觉到背心和短裤紧贴汗湿的身体。终于,他很不情愿地睁开眼,在宿醉带来的头痛中好奇地凝视屋内诡异的红光。
 
 
 
窗帘大敞着,窗台和地板上凌乱地堆了些威士忌空瓶,周围弥散着不太新鲜的酒精气味。一切如常,房间还是昨天的房间,除了酒没了,除了这奇怪的红色。波布兰揉揉眼睛,有些迟钝地从洒满被单的浅玫瑰色光线里撑起身。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眼睛充血了。墙面和地板上同样滚动着波浪状的浅玫瑰色光晕。
 
 
 
他想自己应该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面检查一下眼睛。他想自己应该走出房间,去后勤部门问个究竟,看看那些人是不是连空调都管不好。他还在心里开着不好笑的玩笑,比如当司令官回不来了、是不是连要塞的机器都要停止运转。他想自己应该先喝点无趣的饮料,比如说,水。
 
 
 
想到这里,波布兰顺手抓起床头的一只杯子,晃了晃,然后仰头把里面残存的浅浅一层威士忌滴进嘴里。然后他站起来,趔趄了几步走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听了一会儿水声,又弯下腰对着水流灌了几大口,最后才想起手边的杯子。他端起水杯,直起身,定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想不起来接下来该做什么。他只得又转身出去。
 
 
 
波布兰手上的玻璃杯垂直落地。“真他妈活见鬼。” 
 
 
 
也许他的判断没有错。有个人靠在客厅的墙上,金黄的短发,一身严严实实的橙色飞行员制服,他低着头,正在摆弄手里的电子屏。波布兰不用看也知道他在玩什么无聊游戏。
 
 
 
“你可喝得够多的,波布兰中校。” 伊万·高尼夫没有抬头。
 
 
 
“我是在做梦还是已经死了?” 不等回答,波布兰自己先摇头,“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已经死了。”
 
 
 
“而我是那种杀也杀不死的家伙。” 高尼夫仍然没有抬头。他像是在背台词,似乎还有点得意。
 
 
 
波布兰感觉被人用棍子狠狠砸了胸腔。“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仔细看着对面的人,有些拿不准自己该说什么、该有什么态度。
 
 
 
高尼夫半抬起下巴,看得出有些迷茫。“我不是一直都在这里?”
 
 
 
“你怎么进来的?” 波布兰瞄了一眼完好无损的大门。窗户关得紧紧的,玻璃上铺满比刚才略深的红色。
 
 
 
高尼夫好像被他的盘问烦到了,低下头继续玩自己的游戏。“你怎么进来的,我就是怎么进来的。”
 
 
 
从窗外透进来的波浪状红光在高尼夫身上浮动,闪过他的靴子、制服、双手和白皙的脸。波布兰清了清干涩的嗓子,努力想要活动眼下还十分不灵光的大脑,试图厘清当前的状况。“太热了……” 他微闭上眼睛,又迅速睁开,反复了好几次。“太热了。” 波布兰重复一遍。这灼热的红色让他觉得呼吸都受到抑制。“我必须要出去一趟,看看这该死的空调出了什么问题,伊谢尔伦到底养了多少吃闲饭的人?”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抱怨,又像是在向高尼夫解释,但高尼夫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换衣服的时候波布兰想起来叮嘱了一句:“你等我一会儿,不要走,我有很多话问你。现在太热了,我不想说话。”
 
 
 
高尼夫终于有了反应,他垂下电子屏,很认真地看着波布兰。“不行。”
 
 
 
波布兰停下正在扣衬衫纽扣的手,有几分错愕。“什么不行?”
 
 
 
“你不能出去。” 高尼夫声音低沉。
 
 
 
波布兰立刻嚷嚷起来。“什么叫我不能出去?!”
 
 
 
“因为你不可以离开我。”
 
 
 
波布兰差点咬到舌头。“你能正常点说话吗,高尼夫先生?死了之后脑子也不清楚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我不能够不在你身边。”
 
 
 
情场高手波布兰半张着嘴,绿色眸子里透出些含混不清的意味。好吧,他这时候想,自己居然也有被高尼夫这小子摆一道的时候。“随你怎么说,” 他强打起精神,“听着,高尼夫,我现在热得没工夫跟你斗嘴,你要是真的不想呆在这里,那跟我一起出去,总可以了吧?”
 
 
 
伊万·高尼夫想了想,然后点了下头。
 
 
 
波布兰露出微笑,终于有了些微的轻松感,他走过去,很自然地伸手去拉扯高尼夫的衣服。“我说,你不至于一天到晚都穿这个吧?相信我,制服并不会让你变得更英俊啊。再说了,你热不热?我不介意你先换件我的衬衫。”
 
 
 
不知为什么,高尼夫看上去根本没听懂。几乎同时,波布兰把手从高尼夫的衣领上拿开,脸上寒气陡生。
 
 
 
高尼夫身上的这套飞行员制服没有拉链,没有锁扣,没有任何可以自如穿脱的设计。制服上只是依样画瓢地标示着各处连接,视觉效果逼真,只不过根本无法使用,就好像做这套衣服的人只是见过照片、却对衣服的日常使用全无概念。但高尼夫又是怎么穿进去的呢?这套衣服简直像同他一起生长出来的一样。波布兰低下头,瞥见了高尼夫手上的电子屏,面板黑漆漆的,上面什么都没有。
 
 
 
“你玩的什么游戏,中校先生?” 波布兰不动声色地向后小退半步。
 
 
 
“还需要问吗?” 高尼夫似乎很惊讶,他举起电子屏朝波布兰挥了挥,倒是完全没有隐藏的意思,“当然,字谜游戏的乐趣你大概是感受不到的。”
 
 
 
“我怀疑你是否也能感受到。” 波布兰突然抬起手肘,卡住高尼夫的脖子一把按在墙上,窗外的红光照出他脸上的愤怒,绿眼睛里一片泠冽。“你是谁?你他妈到底是谁?!别跟我装,谁派你来的?要干什么?居然用他的样子来骗我!居然敢!”
 
 
 
呼吸不畅的高尼夫一边干咳、一边也挣扎着别开波布兰的手,两个人在房间里跌跌撞撞地互相推搡,波布兰的情绪比较激动,而闷声不语的高尼夫则一直在避让他。这种态度反而激起了波布兰的怒火,他忽然拽起高尼夫的衣领,膝盖同时上顶,重重将他往桌边摔,毫无准备的高尼夫此时又不巧踩到了什么,一下失去平衡整个人撞向地面。他本能地伸出双手缓冲,掌心稳稳摁在玻璃杯的碎片上,地上那滩水里顿时渗入红痕。
 
 
 
“你也太没用了吧!” 波布兰喊出声,一时手足无措地呆立在旁。高尼夫坐在地上,倒没显出痛苦的样子,几乎很冷静很耐心地开始拔掌心里的玻璃碎片。波布兰看了一会儿,走过去抓住高尼夫的手,一把将他拽了起来。
 
 
 
“我自己可以的……” 高尼夫有些不好意思。波布兰已经把他拉到水池旁,哗啦啦开了凉水。
 
 
 
高尼夫手上的血迹在水流冲洗下越来越淡。但是波布兰慢慢瞪大了眼睛,他关上水龙头,只觉得房间沉陷在那片浅红光晕中,一道道翻滚的血色波浪继续在洗手间里的镜面上跳动,炽热的温度越发让人难以忍受。
 
 
 
伤口已经愈合了。“我说了嘛,我自己可以的。” 高尼夫甩了甩完好无损的双手上的水,抬起眉毛笑了笑。
 
 
 
这张脸……太逼真了。波布兰勉强回以微笑。他小心把高尼夫往外推,在他身后小心步出洗手间。“你知道吗,高尼夫,” 波布兰的瞳色在红光中转为深绿,“今天杨提督回来,我呢,本来是不打算去接他的。” 他轻手轻脚朝门边退,“但现在我改主意了。”
 
 
 
“回来?” 高尼夫一脸莫名其妙,“杨提督出去过吗?”
 
 
 
波布兰夸张地叹气,将一只手藏在身后伸向门把手。“对你来说,当然是没有的。”
 
 
 
“我刚刚才见过他。” 高尼夫好整以暇地在靠窗的沙发上坐下,红光浮动在他金色的头顶。他跷起一条腿,表情平平淡淡,肢体动作稍微有点僵硬。“就在指挥室里。派特里契夫准将和布鲁姆哈尔特中校跟在他后面。不知道为什么,指挥室里全乱了,那些通讯员不知道在忙什么,当我走过去的时候,他们简直像是,完全看不到我一样。大概真的很忙。我向杨提督敬礼的时候他显得有点困惑,还问我知不知道先寇布中将、尤里安还有其他人都去了哪里,他现在连一杯红茶都喝不上。确实是这样,甚至连格林希尔少校都不在,我也不免惊讶。说起来,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去了哪里?”
 
 
 
波布兰脸上不自觉地抽动几下。“我知道。” 他终于下定决心,“他们都在港口,迎接杨提督的灵柩。” 波布兰飞快拉开门,闪身退出。
 
 
 
狂奔过一段之后,波布兰终于放慢脚步,他确定没有人跟出来。在路过拐角、楼道、房门的时候,他频频回头,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有个影子甩也甩不掉。如果是真正的高尼夫,就绝对做不出这样有难度的事。那家伙只会呆在房间里睡觉。波布兰懂的事情可就非常多了,他判断自己目前的情况应该接近什么被追踪妄想症。
 
 
 
“我可不会怕!” 波布兰恼火地一拳重重砸在金属墙壁上,“难道中了什么神经毒气吗!” 他大喊一声,仍然堵得慌。这个时候,他心头倏然闪过一丝阴影。如果真的是中毒,施放毒气的一方不是帝国军就是地球教,那这不就说明,确实有人趁着杨提督遇害、悄悄潜入伊谢尔伦实施什么恶毒的阴谋吗?怪不得今天处处透着诡异!
 
 
 
这可不行。绝对不行。有我在这种事就不可以发生。波布兰开始再次奔跑,这回他折向了指挥室的方向。
 
 
 
在下一个拐角,波布兰又忍不住回头张望,他似乎觉得高尼夫的身影飘过,又像一缕烟尘般弥散在暗褐色的金属光泽中。这短暂的恍惚里,他与匆匆过来的卡介伦撞了个满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