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19 14:07:45  作者:痛经者同盟

   《杂种》作者:痛经者同盟

  文案:龙攻X锦鲤受。
  文盲锦鲤一心一意带龙崽子
  前萌中高冷后宠妻龙攻X前文盲中苦逼后欢乐锦鲤受。
  逗比简介:
  天界霸道龙太子谛枢突破境界时为歹人所害,缩小真身掉落妖界池塘中,被锦鲤鲤宁微所救,文盲锦鲤视龙为鱼,欢喜冤家的日常就此展开。
  正经简介:
  龙凤呈祥产子为天界太子;
  鲤蛟交配产子为妖界杂种;
  同是杂种,命途缘何如此不同?
 
 
第一章 天降胖头鱼
  妖界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前有个小池塘,塘里住着一尾鲤鱼精。
  妖界灵秀,修成人形的妖怪多有修为傍身,便个个把自己打理得精致貌美,可此处却有个满脸脏污的少年孤身一人坐在池塘边,消瘦的脸颊衬得那双眼睛又大又圆,好看是好看,然而那股子清瘦劲儿却有些吓人。
  鲤宁微是妖界蛟王霆煞和鲤鱼精春风一夜的产物,霆煞乃妖界四位王者之一,天性风流,人说龙性本淫,可这还未成龙的蛟也不枉多让。私生子遍布三界,鲤宁微曾去人间听说书人说过一个名为段王爷的人物,可他觉得霆煞比他还不如。
  纯血的鲤鱼精命短修为低,位于妖界底层,族外妖看不起这一族,鲤鱼族内又卑微且善妒,以锦鲤为美,鲤宁微原体畸形,小时多病,他的母亲将修为渡给了他强行化形,以此为代价,母亲在他五岁那年便去世了。弥留之际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自己和儿子能有个名分。
  可他一条鲤鱼不像鲤鱼,蛟又不是蛟的杂种,怎么可能会有名分?
  嚼了两根水草,鲤宁微爬上了岸,上半截身子从鲤鱼化作人,下半截为了避暑还是维持尾巴的样子泡在池塘里,他的尾巴比纯血鲤鱼要大要长,族人都觉得丑,可据说在人间他们这样的叫做美人鱼,非常稀罕。
  “怎么没人来稀罕稀罕我呢?”鲤宁微在脑海中杜撰了一系列桥段,正美着呢,天上就掉下来一条大鱼。
  “这是刮龙卷风了吗?别地的鱼儿刮到了我这儿?”鲤宁微从未见过这么胖的鱼!伸手一捞,那条鱼便在他手上死命扑棱,“咦,竟是金红色的?鳞片漂亮肉也多!哎,胖头鱼,你这是从哪儿逃出来的吧?上妖界最喜欢你这种长得好看又胖的食材了!”
  没等鲤宁微夸几句,手上的大胖鱼就变成了一个幼儿,长相精致,脑袋上有两个小肉球,皮肤白里透红,嫩得不行,一张口便是一句:“大胆!”
  那嫩嫩的童音把鲤宁微给逗笑了,他伸手戳了戳孩子又圆又嫩的脸蛋:“你这胖头鱼有点意思,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吧,吓坏啦?放心,我不吃你,咱们都是水产界的同类!”
  胖头鱼也疑惑了,他甚至不懂刚才为什么自己会脱口而出气势十足的“大胆”两个字,回过神来后脑中一片空白,看向鲤宁微的眼神清澈明亮,无比纯真地问了一个颇有哲理的问题:“我是谁?”
  “哈哈哈,胖头鱼是不是刚刚修成人形?这方圆百里总算有比我还小的了!”鲤宁微欣喜地搂着孩子晃了两下,他那条大尾巴化作一双又长又直的腿,站起身,抱着孩子就进了庙,别看这破庙砖瓦都不齐整,可在鲤宁微心中这就是他的家,内部被他好好拾掇过,倒也是干净整洁。他把孩子放在自己的大贝壳床上观察了起来:“哟,你这胖头鱼,化成人形倒是可爱,哦,我没有说你鱼形不可爱的意思。”
  “胖头鱼,这是我的名字吗?”幼儿伸出右手食指戳着自己的脸蛋。
  这一个动作可把鲤宁微给萌坏了,他揉着孩子的脸大笑:“哈哈哈,就是你的名字!”揉着揉着,只觉得这脸蛋真好揉,再看这娃的长相也是可爱讨喜,便定下心来道:“我娘还一直担心我长大找不到配偶、无法交配、产不了卵、没有后代,那我就把你当成宝宝吧!虽然胖了一点,但我不用费心思教你化形,直接捡一个现成的宝宝,何乐而不为?”
  “宝宝?”
  “是!你就是我的宝宝!”
  鲤绮波一进门,就看见鲤宁微搂着一个睡着了的孩子在傻笑,她脸色一沉:“这孩子哪儿来的?”
  “小姨!”鲤宁微见到鲤绮波其实还是害怕的,可今天喜获麟儿的心情压下了恐惧,他举起胖头鱼对鲤绮波道:“这是我的孩儿!”
  便见胖头鱼闭着眼睛,睫毛跟小扇子一样,小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怀里抱着小枕头蹭了蹭。
  “唔,真可爱,听这咕噜咕噜的声音,大概还以为自己在水里呐,跟我当年刚化形的时候一样!”鲤宁微满眼慈爱。
  “荒谬!随便哪里捡个孩子就当自己娃养?你跟你那个娘一样!母性泛滥!不知轻重!当年若不是为了给你这个杂种治病伤了元神,她怎么可能才百岁不到便撒手而去?!”
  鲤宁微清楚地知道小姨怨恨他。这些年来这种冷嘲热讽他不知道听过多少次,早就习惯了。小姨虽然不喜欢他,可每次他生病病到快死了的时候都是小姨过来救他,鲤宁微不笨,晓得小姨心中的恨意,更知道这世间对他好的只有小姨了,所以每次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然而哪怕习惯了,再听这些话也还是觉得难受。
  鲤绮波走后,鲤宁微抱着睡着的胖头鱼,嘟着嘴一脸委屈:“宝宝,他们都不喜欢我。”
  “咕噜咕噜。”
  “你喜不喜欢我?”
  “咕噜咕噜。”
  “我就当你喜欢我了!”鲤宁微开心地亲了亲胖头鱼的嫩脸蛋,只觉得捡到这条大胖鱼是他最近最幸运的事!
  胖头鱼一觉醒来便睁着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打量身下这张一点也不柔软的贝壳床和这间破烂屋子。这屋子还有些漏水,可水对鱼来说便如同空气,鲤宁微既没精力也没能力将这房子修一修,甚至还时长去掉几个瓦片让水流进来。
  “胖胖宝宝!”明明是回自己家,鲤宁微却偷偷摸摸的跟个贼似的,他献宝似的将几本书扔在胖头鱼面前:“看!这些都是我去隔壁家偷的,我是文盲不要紧,我的宝宝不可以!”他甚至不知道有一本书面上写的是《文解**》,只看是书的形状便偷了回来。
  胖头鱼失去了记忆,神智却还没丧失,可惜心智回到了儿时,每天不是想吃就是想睡,看到这些书完全没有想读的概念,只张大嘴巴指了指稚嫩的牙口道:“饿了。”
  “饿了?”可叹鲤宁微自己都吃不饱,他勉强从水底捞了几根水草上来喂给胖头鱼,“这几根都比较嫩,你应该能吃。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门口池塘里连虾米也没有,只有些生得奇慢的水草,勉强能果腹,你凑合着吃吃吧。”
  胖头鱼嫌弃得看也不看。
  “嘿!”鲤宁微蹙起了眉,不死心再次拿水草去喂胖头鱼:“胖胖,宝宝,不吃东西饿死了怎么办?快,乖,吃。”
  胖头鱼嘟了嘟嘴,“不吃。”
  “你这小子倒是难伺候!想吃什么?虾米吗?!”
  胖头鱼也不知道自己要吃什么,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词:“蓬莱仙桃。”
  没见识的鲤宁微哪里知道蓬莱仙桃是什么?在他的想法里小鱼大概都是喜欢吃虾米的,于是他惦着个脸去鲤绮波那好说歹说也没要到一小粒虾米,反而又被小姨教育了一顿。想来也是,一个人自己都养不活的孩子,怎么能带大另一个孩子?
  “哎,宝宝,我没用,要不来吃的,也没有钱给你买小虾米。”鲤宁微低下头抚摸着小脸都饿瘦了的胖头鱼,忽地,他想起之前听如今已经搬去上妖界山脚的鲤二说过,富贵人家的小妖都是喝妖血长大的。
  “所以……我吃水草,然后我把自己的血给你喝,这不就行了?!”鲤宁微自以为找到了经济实惠的解决方法,他毫不犹豫地划开自己的手腕,让鲜血流到破碗里,他也不知道怎么止血,随意拿了片叶子包了一圈。
  胖头鱼闻到了血腥味,眼睛一亮。
  “这次不能挑了哦,这可是富贵妖才能喝的东西!”鲤宁微喂了一勺血给胖头鱼喝,胖头鱼咕嘟咕嘟喝得爽快,原来饿得干瘦的小脸瞬间红润了回来,鲤宁微稍感欣慰,嘴上却埋怨道:“呵,小东西,没有富贵命,还得了富贵病!算了,等你稍微大一点再吃水草吧!”
 
 
第二章 不做文盲鱼
  胖头鱼的脑袋上有两个肉球,原身胖得要命,怎么看怎么不像纯种锦鲤,族里的人只当鲤宁微这杂种饿坏了脑子,自己都吃不饱还捡一个跟他一样的杂种养着,倒也般配。
  时光流逝,鲤宁微捡到胖头鱼已经一年有余,一日深夜子时,胖头鱼忽然醒了,在鲤宁微怀中扭动。鲤宁微迷糊地睁开眼,便看到这孩子肉眼可见地在长大。
  小小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胖头鱼觉得浑身正一分一分地裂开,痛得用指甲去抠皮肤,鲤宁微连忙搂住他:“胖胖,胖胖宝宝你怎么了?”
  外面忽然下起了大雨、刮起了狂风,破庙摇摇欲坠,雨水彻底打了进来,把贝壳床都淹了一半。原本在这种情况下,鲤宁微应该化作原形,可他看着胖头鱼痛苦的样子,便还是维持着人形搂着他。孩子的身体一点一点长大,只不过一夜功夫,便从一个幼儿长到了凡人十三四岁大小。
  折腾了一夜,风消雨停后,鲤宁微脑中的第一想法竟是——孩子长大了,自己陆陆续续偷来的书终于有用了。
  “宁微?”
  半大孩子的声音和幼儿时期比自然是不同的,因而胖头鱼出口唤鲤宁微时,他差点没听出来。
  “你这是怎么回事?一夜之间长大这么多?”虽说他们鲤鱼精一族短命,但化了形成了精的多少也能活到200岁,鲤宁微今年才刚满50,正是他们族成年的年龄。如今胖头鱼一夜之间从幼儿长大成小少年,这让鲤宁微不得不心生疑虑——
  “你母亲是不是跟蜉蝣交配了?”
  本体为凤凰的天后梧鸾不知为何打了个喷嚏。
  “娘娘,您这是……”侍女连忙关切道:“千万保重凤体。”
  梧鸾优雅地摆了摆手:“无妨,再过些日子便是吾儿五千岁生辰,算着,他也该出关了。届时陛下便会正式将天帝之位交予他。”
  “等太子殿下继位之后,娘娘,您与陛下便可云游四海了。”
  梧鸾微微一笑:“是啊,一眨眼本宫和雩苍在这位置上坐了九千年,终于可以歇息歇息啦。”
  这一头,鲤宁微之前没仔细打量,现在一细看竟移不开眼了。他没什么见识,也没读过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美貌,只觉得胖头鱼现在的样子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形,比他那位被称为锦鲤第一美人的小姨鲤绮波还好看一百倍。
  “胖胖!我现在在叫你胖胖都觉得这名字不适合你了!”
  鲤宁微围绕着胖头鱼转了几圈,这孩子看着身形刚刚长成,容颜已如太阳般耀眼,每一寸无疑都是上天恩赐的宝物,身姿挺拔俊秀,才养了一年多就和成年的鲤宁微一样高了。
  “蜉蝣?我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胖头鱼眼中依然带着茫然。
  “没事,这些都是小事儿!你看我,我知道我爹是蛟,但他不认我,所以知不知道都没差!重点还是要读书!”鲤宁微掏出他偷来的一大堆书放到胖头鱼面前:“来,从今天开始,你要好好读书,以前看你太小,就不逼着你念了,现在可不行,长大了就乖乖看书,别跟我一样是个文盲鱼!大字不识一个,自己名字都不会写!”
  胖头鱼愣了一下,“没有别人教我,我怎么能识字呢?”
  “对哦。”鲤宁微一拍大腿。
  “而且,现在不应该先处理一下家里的情况吗?”胖头鱼思维顺畅。
  “家里的情况?哦!你说是地上的水呀?没事儿,过一会儿水就退了,而且咱们本身就是水生的,湿一点无所谓。”
  “这跟湿不湿没有关系,在这种环境下住着,会舒服吗?”说着,胖头鱼便率先打扫起屋子来,只不过动作看着很生疏,眼瞅着就是不会干这些活的。
  “行了行了,你站一边去!看你这动作,我小茶壶都被你打碎了!”
  “你这本来就是破的。”
  鲤宁微放下扫帚,“我算是看出来了,胖胖,小时候的你比现在可爱多了,难怪都说叛逆期的小孩要不得!我决定,从今天开始,你没血喝了,乖乖吃水草去!”
  胖头鱼忽然想起了这整整一年多来都是鲤宁微用自己的血在喂养他,思及此,莫名的不悦便被他压了下去。虽然没有记忆,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属于这里,早晚会离开的,只不过鲤宁微对他的好他一定会记得,到时候一定要好好报答。
  没听见胖头鱼回话,鲤宁微转过头,习惯性地摸了摸孩子柔软的头发。一夜长大后,胖头鱼的头发也长了,如黑云一般披散在脑后,配上他那如玉面容,美得晃了鲤宁微的神,他不由得看得发呆,傻兮兮地开口到:“胖胖啊,你如果是个姑娘就好了。本来,我是想把你当宝宝养的,可你长得这么快……再让你叫我爹就不合适了。如果你是个姑娘,我就让你嫁给我。”
  胖头鱼没有以往的记忆,他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鲤宁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雏鸟情节,只要鲤宁微亲近他,他就能感受到由外而内的温暖,这条鲤鱼有的很少,但他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都用来养育他。胖头鱼不是条知恩不报的鱼,因此他顺着鲤宁微的话往下讲:“宁微,我不是姑娘就不能嫁给你了吗?”
  鲤宁微叹道:“我把你当弟弟,你现在只要好好读书就行了。”
  胖头鱼听鲤宁微的话拿起书来看,鲤宁微见状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对,就应该好好看书,我记得有句话说‘多看几遍书,就算没有夫子教,自己也会看懂的’。”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这种名言,鲤宁微只记得个意思。
  胖头鱼理智上觉得这话不靠谱,可当他拿起书打开时,惊讶地发现上面的文字他全部看得懂。
 
 
第三章 失忆不失智
  失忆不失智的太子殿下不会天真到认为自己天生识字,唯一的解释便是失忆前的他读过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