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20 10:33:29  作者:可1可23

 

 
《本座不会生孩子》作者:可1可23
 
简介:
(沉默慈悲和尚攻,桀骜残暴魔教教主受)
地芒现世,江湖易主!
消息一经传扬,各大门派争相出动不惜任何代价只为夺得宝藏一统江湖,一场倾覆武林的阴谋就此展开。
沉默寡言慈悲为怀的少林寺和尚遇上了心狠手辣没心没肺的大魔头教主,一见面就结下了大梁子!
 
为何只要碰见这个男人,就会犯了佛经上的戒律?
到头来,贫僧竟成了他腹中胎儿的父亲?
那个男人,竟然连亲生骨肉都不放过?
阿弥陀佛,那孩子既然是贫僧的孩儿,断不能使他丧于那人之手。
宿施主,莫要在孩子面前杀生……莫要……
 
死和尚,给本座闭嘴!让这小杂种起开,小心本座杀了他!
 
明明是个狠厉暴虐尖酸刻薄狼心狗肺的大魔头,却偏偏奈何不得这大和尚的多管闲事……
明明是个高傲霸气令天下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却偏偏如同女子般怀身孕生孩子……
明明是个自私敏感暴躁狡诈的阴险小人,却偏偏受不得和尚受苦自己却偷偷溜走……
 
注:主攻1V1,男男生子,日久生情,不虐,文笔略渣,希望各位看官多多收藏多多留言~轻喷~么
 
微博:可1可23
 
标签: 温馨 剧情向 轻松 喜剧 
 
 
编辑点评
<点评>语言精简干练,人物详细刻画方面都很到位,性格可说是栩栩如生,他们面对各种人就会用不同的性格以及说话方式面对。看了文之后再来看简介,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却又能马上吸引人的视线。
其实和尚刚开始蛮惨的,被别扭的大魔头折磨得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戒律,却又因为始终谨记慈悲为怀而又无可奈何。受的脾气特别不好,火爆犹如一条火龙,不过还是被和尚给收服了,一点一点地喜欢上他,最后改变自己。
:by清茶煮酒
 
 
第1章 
  烈火熊熊燃烧,不时发出火星崩裂的轻微声响,从门口呼呼吹进来的寒风,惹得火光摇曳,恰如众人此刻的心颤抖不堪。黑暗的大殿里头弥漫着森严恐怖的气氛,黑压压一群人跪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只因大殿上面坐着的是他们新任教主宿冉,此人残酷冷血,折磨人的手段极其残忍。
  “把人带上来。”清清冷冷的一句话,乍一听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音色,但却积郁了浓浓的阴沉邪恶之气,使得在场所有人心惊胆战。
  话音刚落,几个教众拖着一个蓬头垢面身负重伤的男人从正门进来,低头沉声道,“禀告教主,贼人已带到,请教主处置!”
  一袭红衣包裹下的身体修长高挑,浓密的胡子将半张脸遮去,眼睛却锐利得犹如沉默嗜血的冷兵器,悠悠地泛着寒光,立于高位的他缓慢地扫视底下跪伏的众人,一种冷漠暴虐的气场像是如丝如缕地侵入人心,让底下跪着的人腿肚子抽筋。
  良久,大殿上都持续着这种诡异紧张的沉寂,突然间,他运起深厚的内功向殿下飞去,稳稳地落在了贼人跟前,押送贼人的两个教众下意识跪着后退两步,放下了紧抓着贼人的手臂,颤抖着声音道,“教主。”
  红衣教主并未说话,面带讥笑地看着脚底下的男人,沉默了一阵子,抬起脚轻轻落在男人脏乱不堪的脸上,力道逐渐加大,男人的脸也被他踩得变形,慢慢吐血,男人撑起手臂挣扎着扬起愤恨的面容,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说道,“宿冉,你不得好死!”
  宿冉嘲讽地看了地上的男人,冷声道,“成王败寇,死不足惜!”不知何时手里已经出现了一条鲜红的鞭子,猛地一挥手,鞭子带着凌厉的风打在了肉里嵌进皮里血水瞬间溢出,人直挺挺地倒在了血泊中,不省人事。
  见男人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宿冉嗤笑一声,冷冽的眼神一一掠过在场所有教众,“背叛我宿冉的,如此下场!”
  威严狠厉的声音在大殿里刹是清楚,久久回荡着尾音,激荡着每一个人的心脏,就在瞬间,地上的男人被一股强劲的掌风挥出了门外,随即,宿冉也从大殿中消失。
  卧室的门发出一阵巨响,宿冉扶着墙快步走到床上坐下,一挥手,大开着的房门瞬间被严丝合缝地关上
  他眯了眯眼睛,靠躺在床边,脸上的颜色已经被不正常的潮红替代,此时密密麻麻布满了汗水,微微张着嘴呼吸,吐出来的却是灼热到极点的气息,在大殿上的凌厉在此时已经消失个干净,下腹像是有一团旺盛的真火灼烧着他,身体随着急促的呼吸颤抖的愈加厉害。
  白皙纤细骨节分明的手指探进了床上的暗格,摸出了一个白玉药瓶,快速将一颗药丸吞进口中,接下来一把扯开了腰带。他的手无力地垂在了腿的两侧。
  此时他微微上挑的眼睛半眯着,睫毛看着有些湿润,视线变得模糊,两颊像是涂了胭脂般有些散不开的红晕,使凶神恶煞的大胡子形象生生多出了些耐人寻味的媚意。
  尽管口中含着药丸,宿冉还是感觉到头脑发昏浑身潮热的难受,他蹙着眉头撑起身子盘腿坐在床上,还没等他运功就使他身体猛地一颤,他抬起虚弱无力的手臂快速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发出那种恶心的声音。
  待他渐渐适应,方才呼了口气,集中内力于丹田,小心翼翼地将其引入小腹灼热的源地,细慢地滋养着,本来叫嚣着即将冲破身体的燥热像是被安抚了,身体温度也渐渐缓和保持平静。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他缓缓睁开眼睛,眼神恢复狠厉冷漠,拳头渐渐握紧,在他抬头的瞬间房中摆放的桌椅装饰顿时摔个粉碎。
  该死!内力又少了一成!宿冉眯着眼看着自己的双手,暗想,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不说刚得手的教主之位,就连自身性命都保不住!
  苍茫碧绿的青山在万里晴空中轮廓清晰,名震武林的少林寺便坐落在此地,汩汩小溪清流,棵棵树木葱茏,后山一处僻远的空地上有个简陋茅草屋,门前一高个子和尚正静心思考武功招式,完全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中未曾发觉远处有人向他这个方向走来。
  “大师兄!大师兄!方丈让我来喊你呢!”一声声的呼唤,小和尚终是拨开阻挡在自己面前的杂草树枝,站在了自家大师兄闭关修炼的地方。
  寂淳才回过神来,低头整理下自己身上简陋朴素的僧衣,走近小和尚摸摸他的光头,“无止师弟,师父喊我什么事情?”
  无止小和尚笑眯眯地眨了眨眼睛,耸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不过倒是很享受自家大师兄摸自己脑袋,“可能……可能他老人家好久没见你了吧……”
  寂淳点头,心知师父既然派人专程过来找他,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也不想了,到时候见了师傅自然知晓。“那我们回去吧。”
  出了后山绕过几个僧众住的院落,便到达了慧空方丈的禅房,轻轻叩门后便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是寂淳么?进来吧。”
  寂淳推开房门踏进去,便看到慧空向他看过来,“寂淳啊,你闭关多少时日了?”
  “回师父话,已经有一年零五个月了。”寂淳微微低头恭敬地回答道,声音低沉无起伏,不加任何多余的动作,安静地仿若一幅美妙的山水画。
  “嗯,已经一年多了。前不久于本寺有恩的欧阳盟主家惨遭灭门之灾,唯独剩了个少子如今住在天罡派生命垂危,幸逢医圣谷薛神医出山,才保得了性命,善哉善哉……天罡派徐真掌门昨日来信说救治欧阳公子的重要药材便是本寺的洗脉参,希望我们少林可以出手相助,于是今日老衲喊你过来,便是命你前去济州送上药材,以表少林的慰问,你可愿前去?”
  “寂淳谨遵师父安排,”声音不起半点波澜,恭敬如前。
  “善哉善哉,自你三岁入寺以来便没有机会下山历练,这次是你第一次出远门,路上切记万不可被尘俗的诱惑蒙蔽双眼,保持一颗纯粹的佛心,与人为善……”听着一向待他慈悲关爱的方丈在耳边叮嘱,寂淳紧了紧拳头,明白师父这是放心不下,却又不得已必须放他去经历的不舍与担心。
  “师父放心,寂淳会时刻谨记您的教诲,万不敢下山懈怠。”寂淳抬起眼,清澈坚定的眼神郑重地传递进慧空苍老浑浊的眼睛里。
  “好好好,时辰也不早了,你便去收拾行李取些盘缠,从你慧道师叔那里取了洗脉参,便下山去吧,一切小心。”慧空缓慢地点点头,抬起那双布满皱纹斑点的手摆了摆,示意寂淳可以离开了。
  寂淳也不再多说什么,行了个礼便退下了。沿着弯弯曲曲的长廊,绕过座座经阁佛堂,他很快便抵达了自己常年居住的禅房,在闭关的这一年多时间里,无止小师弟便是一人住着这间屋子。刚伸手过去要推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迎面就是小师弟圆圆的胖脸。
  “大师兄!刚刚方丈喊你做什么呀?”无止小师弟连忙让师兄进来,好奇地跟在师兄身后转圈圈,他是后来被分到这里跟师兄住的,才住了半年师兄便去后山修炼了,他们师兄弟两个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寂淳在寺里的声望与人品,深受各个师兄弟的敬爱,无止就是其中一个。
  “师父命我下山处理些事情,现在过来收拾行李。”寂淳朝无止简单解释了一番,便开始收拾起行李来,脸上的表情始终是淡淡的,犹如那万里晴空中漂泊的一片浮云,风轻云淡,又如那山间流淌的清澈溪流,悠远长流,既没有即将下山的激动喜悦,也没有对前路的担忧惶恐。
  “那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这一路上千万要小心。”无止也上前帮忙递东西,不舍地询问自家师兄,这刚刚从后山回来,还没留下来一个时辰就又要走了,真真让他郁闷苦恼的很咧。
  寂淳要带的东西并不多,两件换洗的僧衣加些针线,一个水囊与几本经书,便也就收拾妥当了,本来出江湖就需一切从简,更何况是个寺里的出家人,更是半点繁琐不得。将包袱背上身站起来,轻轻拍拍无止小师弟的肩膀,示意他放心,“事情结束就回来,师弟无须挂怀。”
  说罢,他便跨出房门去往藏宝阁,取了洗脉参妥善放置好,告别众位师兄弟,背着包袱独自下山去了。
  少林寺与济州路程长达一月之久,亏得为盟主之子续命的是医圣谷出来的神医,时间上也没有催的那么紧,故而来信请求少林相助。寂淳生性严谨负责,得了这任务,路上也不耽搁,趁着天色还早朝济州方向出发。
 
 
第2章 
  寂淳连续走了半月时日,一路上碰到不少其他门派的人往济州赶去,闲聊间歇听闻江湖上最近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
  魔教新任教主宿冉企图一统江湖,先从武林盟主下手,继而将魔爪伸向各大门派,并有小道消息称峨眉武当等大派现任掌门都已遭毒手,奇怪的是,尽管江湖传言纷纷扬扬,这几个门派却都没有人出来辟谣,实在令人费解。
  这日,寂淳行至一处官道旁,一侧是茂密高耸的森林,其间蜿蜒多条被江湖人踩出来的小道,另一侧则是遮云蔽日的陡峭山壁,抬头仰望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山顶被白色云朵缠绕,看不清楚。
  这条大道是通往茂县的必经之路,因此道路附近设有简陋的茅草屋,提供茶水糕点于过路人收些零散的茶水钱,也算在这纷乱的江湖中求得一处安身立命之道。
  这家小茶馆便处在大路的一侧,这里正是森林的尽头,树木杂草相对稀疏平整,茅草屋简陋古朴堪堪能支撑一小方地的人歇脚。此时便有几个江湖人零零散散地坐在小桌子旁喝茶吃点心,不时拍桌子大声评论近期江湖出现的怪事。
  寂淳挑了一处人少安静的角落放下包袱坐下,点了壶廉价的茶水,默不作声地观察着周围的江湖人,这一路上只要坐在热闹的地方片刻,各种小道消息就很自然地传进了耳朵里。
  前面一张桌子上坐着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缩着脖子凑到一块仿佛在小声谈论着什么,可那大嗓门却把谈论的内容泄露得一干二净,只见他们嘴角挂着猥琐下流的笑容,眼睛不时地瞟向周围的姑娘,稍稍懂些人事的人都明白这两人说的什么,只不过大家面上都挂着虚伪的笑意,只那眼角略带些鄙夷。
  肚子填饱了些,也是时候赶路了,寂淳刚站起身走出茶馆门口,迎面走过来一个大胡子男人,周身散发着冷冽凶狠的气质,眼睛不带丝毫多余的眼神仿若在场没有人能入得了他的眼似的,和尚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楚地感觉到一个人身上的煞气能如此之重。
  虽然惊讶,寂淳脸上却仍是一副淡漠严肃的表情,只稍稍出神了一刻便也不再逗留,继续往前走。
  刚走了几步,他便察觉到在他身后正欲进入茶馆的男人止住了脚步转而改变方向,一眨眼的功夫那个男人已经到了前面的森林深处,他的脚下正躺着四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口吐鲜血,痛苦地呻吟。
  寂淳双手合十浓眉紧蹙,前面那几个重伤的乞丐已经奄奄一息却仍旧跪在地上求饶,再看看那个男人,半侧着身子看不清脸上的神情,一阵凉风吹来,男人的衣角被风卷起落下,更多了一份肃杀之意。
  他心中一动,运起轻功一跃抵达男人面前替一个乞丐挡住了致命的一掌,板着一张脸朝男人缓声道,“施主……”
  男人显然没有料到会有人敢来阻止他,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略带玩味意味地自语道,“和尚……”
  就在寂淳站在男人身前的那一刻,就清楚地感觉到了这人内功的深不可测,身体在面临危险时本能地保持了高度戒备状态,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他明白,只有尽全力才能与眼前这人打斗些时辰。
  漫天落叶飞舞,几颗参天大树随着掌风应声落地,荡起尘土飞扬。打斗的时间越长,寂淳越是感到力不从心,面前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现下的他只能靠躲避男人的攻击来保持性命,突然,一股凌厉的鞭子带着极尽霸道的力道抽打在了他的后背上,单薄简陋的僧衣随着这一下撕扯,鲜血顺着伤痕快速染湿了衣服,他趁着男人扬起第二鞭的时候汇聚全身内力奋力朝男人攻击——
  “呃嗯——”鞭子在当空中落下,男人发出痛苦的叫声摔在了地上,身体却像中了毒一般颤抖,脸上染上不正常的红晕,手紧紧地攥着拳头,锐利的凌厉眼神顿时变成了恐惧与戒备,沙哑着嗓子求饶道,“大师……是我错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