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20 10:42:01  作者:叽哩呱啦噜/西鹿丸

   《贼鹊》作者:叽哩呱啦噜

 
  文案:黎止受邀来到山庄参加聚会,却在第一天就失忆。
  七个身份不明的陌生人,一位凶残的连环杀人狂藏匿其中。
  人们一个接着一个被杀害,死亡厄运降临之前,到底是选择逃出去,还是抓住真凶?
  [暴风雪山庄杀人模式]
    作品标签:恐怖悬疑,推理悬疑,情投意合,双向暗恋,覆水难收,HE。
 
 
第一章 011930 用餐
  外面是一片混沌的黑色,苍白的月光利刃一般劈入玻璃窗。
  黎止在烛火昏黄中醒来,今天是他到黎明庄园的第一晚。
  门外传来晚餐铃的声音,叮铃铃的,隔着门板听起来像是模糊的催命声。
  黎止拖着疲惫的身躯坐到餐桌上,木偶般的童仆推来一只巨大的铁质烤箱,喷香四溢的,隔壁座的男人开始迫不及待拿起刀叉,“咕咚”一声,口水咽得响亮。
  斜对面的黑衬衫男子懒懒地托着腮,视线却不断地望烤箱上瞄,眼角眉梢挂着一股未卜先知的厌恶。
  童仆彬彬有礼地打开箱门,“各位贵宾,请用餐。”
  “咣--”
  铁质烤箱门落地的声音,沉重地一声叹息。
  饿了许久的人们,都难以自抑地望向这道期待已久的珍馐。
  黎止也望去。
  看清里面食物的模样的时候,他瞬间食欲尽失。
  所有人都安静了。没有人再抱怨饥饿难耐。
  时间仿佛被拉成了一段脆弱的烂肠衣,一触即断又散发着腐臭。
  “啪”的一声。有人猛地站起,碰倒了装着昂贵香槟的高脚杯。
  剔透的玻璃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急促的、破碎的哀鸣,就变成了几块锋利的垃圾。
  所有人听到警报似的如梦初醒,开始四散开来,一时间,雕刻精贵的椅凳被碰倒了,摔落在地上,推搡声与硬物碰撞声交织,一时间充斥着整个屋子。
  黎止眨了眨眼睛,仔细分辨着烤箱中食物的样貌--
  其实仔细看没有什么可怕的,烤箱预先调好的温度刚好合适,把肉质烤得松软,一点盈盈的油光,让肉质看起来可口极了--
  如果那不是一个人的话。
  那个讨人厌的黑衣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一副熟稔的口吻:“能认出来这是谁吗?看起来好熟悉。”
  黎止闻言,疑惑地皱眉,不得不强迫自己再把目光聚焦到那个还冒着热气的烤箱内,“皮都被剥干净了,脸都没了,血糊糊的谁能认出来。”他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冷淡。
  黑衣青年笑了笑:“没有五官了还可以看身材嘛,你看看那肥硕的肚子,我们之中只有一个胖子吧。”
  确实是这样。黎止记得,那是个威严的中年人,逃不过中年发福的魔咒,举止之间傲慢沉稳,是那种长期处于上位的姿态。
  现在这位尊贵的上位者,被香料腌制处理过,像只不值得拥有尊严的食用乳猪一样,在杂乱的餐桌旁散发着异香。
  黎止看着黑衣青年微弯的唇角,没来由地感到一阵胆寒。其他人早已经趁机离开了,偌大的餐厅里,只有黎止和那黑衣青年。
  餐厅里的烛火昏黄,黎止听得到壁炉中木柴燃烧的噼啪声。
  他看着黑衣青年靠近已经熟透了的上位者,伸出苍白的手指从那诱人的红润色泽中,缓缓抽出一条不规则的细长污黑。
  黎止看清了,黑色的尾羽被油渍染得锃亮,优雅的流线型笔尖上沾了暗红,他开口:“羽毛笔?”
  “正好插在右眼眼眶正中央。”黑衣青年把羽笔抽出来后,右眼眼球被牵带着掉了出来。落在地上,滚动着画出一道黏腻的油渍。滚出的距离并不远,因为水分被蒸发,已经干瘪。
  “我说了!大门根本打不开!所有的窗我都也试过了!都打不开!!”有人在走廊里大声咆哮,气急败坏的语气里夹杂着颤抖的尾音。
  被吼的那个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岁左右的男性,一身高定西装价值不菲。他丧失理智了一般,抱着头跪坐在地板上,混乱地不停低语:“不可能……我是来赴宴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对面的男人身形魁梧,脾气不太好的样子,他继续保持着刚刚吼叫的音量,听得人震耳到心悸:“不信你自己去试!”
  这是个很可行的验证方法。西装男人脚软到颤抖不停,扶着墙壁一步一步挪向大门的方向,一路上留下了隐约的啜泣。
  黎止靠在餐厅的红木门上,面无表情旁观着这一出情绪发泄。
  魁梧男人余怒未消,看着那人踉跄离开的背影,呼吸起伏地扭过头,正好对上了黎止的那双灰色眼睛。
  那副置身事外的观察者姿态本该进一步激化人的愤怒情绪,但灰色眼眸里偏偏什么情绪都没有,魁梧男人就像被一盆混着碎冰的冰水从头到脚浇了个彻底,甚至连大脑皮层都被冰点的温度涤荡了一遍。
  他瞬间就冷静下来了。
  暴怒的情绪像潮水一般退却殆尽。
  黎止见他恢复了正常,一副没有看到刚刚的激烈冲突的模样,平淡地开口问道:“进来看看,里面那个人你认不认识。”
  魁梧男人再次走进了这个自己刚刚逃离的餐厅。
  “这哪能认出来是谁!”他站在烤箱旁,只草草看了一眼,胃酸就翻天覆地地涌了上来。
  他强忍反胃,又补充道:“就算我以前认识我也不记得,我.....我不记得....”
  黎止闻言:“什么意思?”
  魁梧男人满头冷汗地点点头:“我失忆了....我没有今晚醒来之前的所有记忆。”
  黑衣青年本来还在沉默地端详那支鸦羽笔,闻言却突然开口:“我也是。”
  黎止诧异地转头看向他,青年认真的表情不似作伪:“我也没有今晚醒来之前的记忆。”
  嘀嘀嗒嗒的钟表声传来,黎止能听到自己骤然放浅的呼吸声。
  黎止轻声说道:“我也是。”
 
 
第二章 012100 情报
  “都没有记忆吗?”黑衣青年若有所思。
  魁梧男人本就被死状诡异的尸体折磨地神经敏感,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踩到了一个软软的、有弹性的东西。他忙移开脚低头一看,骇得呼吸都停滞了。
  黎止见他被吓得近乎木僵,好奇地看向他的脚边。
  原来是踩到了那颗煮熟了的眼球。本来至少还是个完整的球体,现在完全被踩爆了,味道奇怪的汁液在地板上溅出一朵暗色太阳花模样,还有一些沾在了魁梧男人的裤脚上。
  太恶心了。黎止禁不住地想。
  他强行扭转思路,想要立刻剥离刚刚的视觉记忆,他接着黑衣青年的话说道:“其实也不是说一点不剩。我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我也记得。”黑衣青年向着黎止伸过右手,握手的姿势,“初次见面,我叫俞逢。”
  黎止礼貌性地回握:“黎止。”
  “我是尤树。”魁梧男人还在地板上摩擦鞋底,想要把眼球残留的黏腻给清理干净。
  俞逢好像站累了,随意从餐桌旁抽了把椅子坐下,捏起餐巾擦了擦沾了油渍的手指,“八个客椅,一个主座。桌上一共摆了九套银质餐具,这顿晚餐应该是屋主人邀请了八位客人参加。我要是没看错的话,刚刚出事之前,主座和我身边的这个客座,都是空的。”
  黎止肯定了俞逢的观察,“确实只有七个人在场。”
  “等等!不是还有那个上餐的仆人吗?一共有八个人才对啊....”尤树像是怕遗漏了细节似的,赶忙补充道。
  俞逢头也没抬,“他不是真人。”
  这话说得有些悚然,尤树转头向黎止投去疑惑的目光,却发现黎止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后。
  “舞会时间到了,请各位移步大厅准时参加。”清脆的童声在尤树身后突兀响起。
  尤树条件反射地转过身。不知道童仆什么时候出现的,步伐悄无声息。现在近距离看着这位礼节周到的童仆,才发觉他脸上有种空洞的精致,天真神态十分僵硬,尤树吞咽了一下,心里大概明白那句“不是真人”的意思了。
  “请各位移步大厅。”见到三人不动,男孩地又重复了一遍。
  几乎像是被强行引路,走出溢满肉质气味的餐厅,踏入灯光昏黄的走廊。
  黎止踩着触感绵软的波斯地毯,几次转弯后又下楼,被男孩带到了一扇花纹繁复的厚重木门前。
  “吱呀--”
  厚重木门被男孩毫不费力地推开,渐渐能看到大厅的全貌。吊顶极高,暖黄色的灯光为花纹繁复的器具渡上了一层润泽,有种虚假的温暖。
  有两个人已经到了。
  是黎止毫无印象的两张脸。
  一人戴金丝镶边眼镜,得体的墨蓝色西装礼服,正与另外一位面相忠厚的中年男人交谈。见新来了三个人,礼貌地点头示意。
  黎止见两人气质沉稳,刚刚见过了那种令人作呕的画面,也能维持风度。礼节性介绍之后,黎止斟酌着开口,“两位有今晚醒来之前的记忆吗?”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中年男人的眉宇间有着和尤树相同的迷茫,“我们隐约记得是来赴约的。”
  “吱呀--”
  厅门又被打开了,一位金发男人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头发乱糟糟的,看着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他有些不自在,蹭在门边挥了挥手,“各位都到了啊……”
  在金发男人转身关好厅门的那一刻,音乐突然响起,本该悠扬的小提琴声在深夜里显得格外突兀。“啪啪”两声,男孩拍了拍手:“很遗憾有两位客人因为惊吓过度,身体不适不能参加舞会,但美酒和月色相伴,希望各位尽兴。”
  偌大的舞厅里只有音乐兀自徜徉,六个被迫参加舞会的人,没有任何心情欣赏月色。信息极度匮乏造成的茫然让每个人都不好过。
  黎止随手拿了杯酒,暗自思索着:“九套餐具,两位客人休息,如果厅内六人也都是客人的话,如果没人说谎,那烤箱内那具尸体身份就可以确定了。”
  所有人开始信息交流几乎也是被迫的,男孩在宣布舞会开始后就离开了,男孩离开后那扇木门也像是被粘合住了一样,没人能打开。
  大家最终在尴尬的沉默和循环的乐曲中败下阵来。攀谈开始的时候,黎止选择了那个身份未明的金发男人。
  “你好,我叫黎止。”黎止端着一杯回味醇香的森布卡茴香酒,出口的搭话却乏善可陈。
  这人五官极为立体,像是古希腊雕像般的俊美,一头本该灿烂的金发现在却连同本人的心情一样委顿。
  “我叫拉曼·珀西。”这人像是一开始就期待着黎止向他搭话似的,名字介绍敷衍匆忙,反倒是接下去的话摆出了一副认真神情,“我转了转,好像只有我们八个活人。窗外是悬崖,除了正门我没找到别的出口……”他叹了口气,神情沮丧。
  黎止点点头,与他预想中的大差不离,“你认识餐厅里那具尸体吗?”
  拉曼凝眉,“我不知道……我的记忆好像有问题。”
  黎止不动声色地想,如果所有人都没有说谎的话,那烤箱中的人就是这场宴会的举办者了。
  黎止发觉拉曼拽了拽自己的袖口,把他拉得近了些,近到黎止能看清他昏黄灯光下的瞳色浅蓝,拉曼神神秘秘地附耳过来,声音极低吐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
  但黎止听清了其中的关键词--“书房、第三排书架、密道。”
  说完拉曼就立刻恢复了正常的交谈姿势,一脸可惜,“但我刚要探查的时候,那个男孩就逮住我了,催着我来这个大厅。”
  黎止闻言,脸上露出了一幅恰到好处的安抚表情。人在不清楚彼此身份的情况就向自己分享这么重要的情报,一副对陌生人全然信任的模样,反而让自己起疑。
  拉曼后面的话更加奇怪了,“这地方神秘兮兮的,今晚去探查一下吧。等大家都回房睡下的时候。”
  黎止心中掂量了一下,随即微笑着与拉曼碰杯,悦耳的杯壁碰撞声激起了杯中浅色香槟的激荡。
  黎止语气诚挚,“好。”
 
 
第三章 020100 密室
  好奇心可能真的是一个极度危险的致死原因。站在密道门前的黎止如是想到。
  三个小时前结束形式舞会的大家不堪困意,纷纷选择回房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做商议。
  地板上的柔软地毯让黎止和拉曼不用蹑手蹑脚也可以不惊动任何人,顺利地来到书房,顺利地找到密道。
  仍然是那轮苍白的残月,给书架上的每一本图书渡上了一层皎洁,只有书架下的一块正正方方的暗影显得格格不入。
  “你怎么发现的?”黎止用气声问道,手里提了盏旧式的煤气灯,
  “有只鸦羽笔。在那张乱七八糟的书桌上,和烤箱里那个人的眼球上的一模一样。”拉曼也用极低的音量回复,右手指了指身后,那里有张很大的楠木书桌,在黑暗中看不分明,因为在煤气灯的光源之外,隐约看出是散满杂书报纸的。
  “我想把它拿起来看看,谁知道笔刚离开桌面就听见书架这边‘哐当’一声,我再过来看就这样了。”
  黎止点了点头,看着那个正方形的入口,大小刚好可以通过一个体型正常的成年男性,一把生锈的铁梯径直朝下,通往未知的幽深。
  阴森森的洞口本让人犹豫,拉曼却自告奋勇,反身用脚试了试梯子的坚固程度,说了句:“我先下。”
  可能是探索未知的紧张情绪让两人的注意力过于集中了,书架的后面有一双眼睛,透过一本本晦涩古籍的缝隙,紧紧地盯着他们,二人却毫无所觉。
  黎止把煤气灯提到洞口上方给他照明,通道好像并不深,不一会就听到了拉曼在下面刻意压低的隐约声音:“下来吧,这里还有条通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