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20 10:50:11  作者:清麓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作者:清麓

  文案
  孟衍璋出道即巅峰,被经纪人忽悠着签下十年经济约,先是用烂片磨光他的灵气,后又将他送到段江秋床上。
  拒绝潜规则后,惨遭封杀,室友踩着他上位,父母与他断绝关系,圈里人人可以踩他一脚,摸爬滚打多年,终于夺得影帝桂冠。
  再次重生,孟衍璋决定抱紧段江秋的大腿,拳打室友,脚踢经纪人,报仇雪恨。
  孟衍璋:我,莫得感情。
  段江秋,一个以孟衍璋的粉丝C位出道,颜值和人气吊打当红流量的霸总。凭着钱多钱多还有钱多,和爱豆一起上热搜,和爱豆一起上综艺,和爱豆一起上(哔——)
  网友们:孟衍璋肯定被包养了!
  孟衍璋发微博:奖杯送给我的爱人,感谢你一路相伴。@段江秋
  有人问他是怎么喜欢上段江秋的。
  孟衍璋:始于金钱,陷于颜值,忠于爱情。
  段江秋: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重生的。
  孟衍璋:……其实我也是重生的。
  emmmm——
  注意:1.双重生,金主受(段受孟攻)
  2.写作包养,读作真爱。
  3.攻受只有彼此。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江秋(受),孟衍璋(攻) ┃ 配角:施岳骋,纪修扬 ┃ 其它:双重生
 
 
第1章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男男女女来往间,脸上皆是堆满了笑意。
  “孟影帝,恭喜您。”
  “孟老师,我这里有个剧本……”
  “孟老师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这次摘得影帝桂冠,真是实至名归啊。”
  被人群包围住的男人,正是话题的中心,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俊朗的眉宇微蹙,英气中带着一丝冷冽,“抱歉,我去趟卫生间。”
  他挤开人群包裹,绕到大厅外的露台上,修长的食指扣住领结,往下松扯。
  孟衍璋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鼻子里满是各种香水混杂的味道,令他脑子发晕,深呼吸一口夜晚的凉气,大脑顿时清醒不少。
  就在今晚,他刚拿到最佳男主角奖,顷刻间那些曾经对他鄙夷不屑的人,纷纷堆起谄媚的笑容,巴结攀附。
  月色清清,一股冷香钻入鼻间,宛如冬日里的淞雪。
  “好久不见。”
  露台上只有一盏昏黄的灯,照不清对方的脸,他从黑暗的角落走来,青白的月光承满他的肩头。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多年未见,孟衍璋再见到他时,脑子里依旧只有这一句。
  嘴唇嗫嚅,喉头滚动,半晌后,孟衍璋才若无其事的扭过头,平淡的说:“好久不见。”
  “怎么不进去?”段江秋似乎并未察觉到孟衍璋对他的冷淡,他刻意走近,近到身上淞雪般的冷香,几乎要将孟衍璋的大脑侵占。
  “闷。”孟衍璋不欲与他多说,冷淡的吐出一个字。
  段江秋有一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就连斜眼看人也像是带着钩子,他倚靠在栏杆上,白色的衬衣扎进黑色的西装裤里,随着他的动作勾勒出一段优美的腰部曲线。
  孟衍璋的视线在他的腰线上停留一秒,再若无其事的移开,正巧与段江秋含着笑意的眼睛撞上,往下一移,是段江秋眼角的一颗泪痣。
  他是一颗行走的春|药。
  没来由的,孟衍璋想起有人这样评价过段江秋。
  现在想想,似乎并没有错,甚至形容的很精妙。
  “抽吗?”段江秋白皙修长的手上拿着一根烟,递给孟衍璋。
  孟衍璋抬手拒绝,“不抽。”
  “有打火机吗?”段江秋嘴里叼着一根细长的香烟,歪着头和他说话。
  他其实可以说没有,但今晚的他大概是被那些香水给熏晕了脑子,他将手伸进衣兜里,摸出一个银色的打火机。
  一点橘红色的火焰在黑夜中燃烧,孟衍璋举着打火机为段江秋点烟,段江秋矜贵的头颅没有丝毫要低下来的意思,低垂着眼睫,慵懒的抽上一口。
  好长的眼睫毛。
  刚这么一想,段江秋便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孟衍璋冷着脸,收起打火机。
  “谢谢。”段江秋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白皙的面庞上绽开一个生动的笑容。
  “不客气。”孟衍璋木讷的回答道。
  他倚在栏杆上,修长的手指上夹着烟,一点星火,烟雾袅袅升起,就在孟衍璋准备先走的时候,段江秋忽然转头对他说:“聊聊?”
  到嘴边的拒绝,又被咽下,最终吐出:“好。”
  ……
  哗啦啦的水流冲刷在他的身上,眼前发黑,耳朵里发出嗡嗡嗡的响声。
  一分钟之后,孟衍璋终于适应了身体的不适,缓缓睁开眼睛。
  洁白的瓷砖,白色的浴缸,氤氲的空气。????他这是在浴室里,还是在酒店的浴室里。
  抬手关掉水,孟衍璋扯过毛巾和浴袍,快速擦干然后穿上。
  推开浴室门一看,果然是酒店的房间。
  可是……他明明记得,刹车失灵,自己和段江秋一起冲出防护栏,掉下了悬崖,失去意识前,段江秋似乎正焦急的和他说着什么。
  “嘶……”孟衍璋按住自己发疼的大脑,不再去细想。
  他走进浴室里找到了自己的衣物,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破旧的翻盖手机。
  这是怎么回事?
  经过一番查找后,孟衍璋甚至打开电视确认了一下,这不是玩笑,也不是什么整蛊游戏。
  他是真的回到了六年前,回到了他命运的转折点,那时候他还没有因为拒绝潜规则被封杀。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现在应该是在段江秋的房间里。
  六年前,孟衍璋的经纪人,带着他参加了一个宴会,宴会上的人不是投资人大老板就是导演制片人,用脚趾头想也不会是单纯的宴会,这也不是经纪人第一次拉皮条,只是孟衍璋从来没有答应过。
  这次经纪人原本要带过来的是孟衍璋的室友,可室友意外发起高烧,孟衍璋不得不为了他这个好兄弟咬牙顶上。
  他和经纪人说好了,他就去唱个歌,绝对不会陪吃饭,甚至陪.睡觉,经纪人当时答应得好好地,一转头就把孟衍璋这个傻子,骗到了段江秋的房间里。
  段江秋曾是孟衍璋的大学同学,校园风云人物,走到哪里都被人簇拥着,到现在走到P大去,提起这位学长仍旧有人津津乐道。
  念大学时,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后来出国留学也没有落下开公司,现在年仅二十六岁,就已经是女孩儿口中的霸道总裁。
  就是这样一个人,孟衍璋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想要潜自己,都说骑摩托车时要戴上头盔,否则被开宝马的老同学看见就尴尬了。
  可他一事无成,被青年才俊的老同学撞见在台上卖笑就算了,这个老同学居然还想睡他。
  而且这个老同学度量不是一般的小,因为被他拒绝,就让人打压他,以至于孟衍璋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六年,才堪堪熬出头。
  孟衍璋将自己的思绪整理好,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走到床边坐下。
  那六年,他是如何过来的,只有他自己清楚,穷困潦倒到连饭都不起,两天吃一顿饭,还是到大学里去打一块钱的饭,泡着免费的汤,勉强能够饱餐一顿。
  他闭上眼睛,脑子里一一闪过经纪人讥讽的脸,被他当做好兄弟掏心掏肺对待的室友踩着他上位,就算生活窘迫也要打钱回家的亲人,一听到他在外面得罪了人,立马宣布要和自己断绝关系。那些把他踩到淤泥里还嫌不够,非得再啐上一口的人。
  孟衍璋死死地握紧拳头,青筋暴起,这些人给他的伤害,他都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不就是让段江秋潜吗,和这些痛楚比起来,那算得了什么。
  孟衍璋调整自己的呼吸,暗下决定。
  他洗好澡,躺到床上,安静的等着段江秋过来。
  然后,他等了一夜,把自己都等睡着了,也没有一个鬼影子进来。
  第二天清晨,孟衍璋洗漱完毕,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他心想着该不会是段江秋吧。
  打开门一看,是送早餐的人,推车上琳琅满目,摆放着各色餐食。
  “孟先生,您的早餐。”
  “谢谢,不过我没有叫早餐。”孟衍璋心里思忖着为什么两世的发展不一样,他想着自己和段江秋是一起出的车祸,他重生了,有没有可能段江秋也和他一样?
  侍者恭敬地回答道:“是段先生嘱咐我们送来的。”
  “请问你是喝咖啡还是牛奶,这里还有红茶。”
  孟衍璋更想喝豆浆,不过他睨了一眼,并没有豆浆,只能退而求其次,“咖啡吧。”
  “好的,请稍等。”侍者熟练的为孟衍璋煮上咖啡。
  因为咖啡是现磨的,很快屋子里便飘荡起一股浓郁的香味。
  用过一顿毕生难忘,奢侈无比的早餐后,孟衍璋穿着自己昨天那身借来的西装回了自己的住处。
  住处是公司提供的,非常简陋的宿舍,甚至连自己的私人空间都没有,一间屋子里原本有四个人,后来一个受不了退圈了,一个傍上了大老板飞黄腾达了,只剩下孟衍璋和邓烨韦两人还在坚持。
  回到这个地方,孟衍璋站在门口还有些恍然。他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正打算开门,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孟衍璋盯着狭窄昏暗的手机屏幕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直到经纪人又一次打过来,他才接起电话。
  “喂……”
  “你怎么搞的?打两次电话才接起来,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攀上段总就飘了,老子要搞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经纪人粗粝的声音从漏音的手机里传出来,震耳欲聋,让孟衍璋不由将手机拿得远远的。
  经纪人足足骂了孟衍璋有五分钟,孟衍璋听见他没有继续骂,才将手机拿到耳边,木讷的道歉,“抱歉,洪哥,我刚才没听见。”
  二十六岁的孟衍璋还是个老实人,一张嘴不会甜言蜜语,也学不会圆润,经纪人显然深知他的性格,也没有继续再骂下去。
  “你给我伺候好段总,少不了你好处的,《暗斗》近期开拍,这可是大IP,李惊雷导演,有个配角原本是打算给烨韦,现在是你的了。”
  “只要你乖乖听话,角色什么的不是说来就来吗?”洪斌每一句话都是在明示孟衍璋,撑着一把硬骨头没有用,没有资源你连屁都不是,现在一服软,朝思暮想的角色说来就来。
  孟衍璋的眼瞳深如黑潭,一眼望不见底,拳头牢牢地握紧,“对,洪哥您说对,以前是我妄自尊大,给您赔不是。”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衍璋好好跟着洪哥干,洪哥一定把你捧红。”
  “吱呀——”老旧的铁门刚一打开,里面便传来一阵重重的响声,是邓烨韦砸床的声响。
  “要死啊!没看见我在睡觉吗?开门那么大声干什么?生怕我不知道你现在有靠山了吗?”嘶哑的喉咙半点没有妨碍邓烨韦尖酸的骂人。
  孟衍璋“砰”的一声,将铁门关上,顺便反锁,眼神幽深而沉静,宛如执行任务前的杀手。
 
 
第2章 
  一阵仿佛晕机般的眩晕后,段江秋强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
  “段总……段总。”
  段江秋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油腻的中年男人的脸,他非常不舒服的皱起眉头,控制住自己想一拳头打上去的欲|望,往后退了一步。
  “咳……什么事?”
  “没什么,我看您好像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房间已经给您开好了。”中年男人搓着手一脸谄媚的说道。
  段江秋不着痕迹的朝四周打量一下,当他看见台上抱着吉他,穿着一件白衬衣正在唱歌的孟衍璋时,他彻底僵住了。
  “段……”
  “嘘!”段江秋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单是一个字就足以让对方乖乖闭上嘴。
  中年男人再顺着段江秋的视线一看,当他看见台上那个唱歌的青年时,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都说段总不近女色,柴米油盐不进,想攀上他的关系,非常困难。
  原来段总不近女色,近男色。
  中年男人转头对助理问道:“那个小明星是谁带来的?”
  “应该是鹏飞娱乐的经纪人洪斌带来的。”助理对孟衍璋很有印象,毕竟今天宴会上带来的人形形色色,但大多都是身材纤细,容貌清秀的美少年,或者身材火辣的美女,像孟衍璋这种相貌刚毅,英俊的倒是少见。
  而且孟衍璋和别人一看就不一样,他身上有一种很干净的味道,眼睛里还带着光,不是涉世未深,就是心思纯净。
  “去,叫人送到段总房间里。”中年男人对助理说道,丝毫没有要考虑一下对方意愿的意思。
  在他看来,能到这里来的人,都是使尽浑身解数也想找个靠山的,这个小明星能够被段总看上,是他的造化,还敢不愿意,怎么可能的事情。
  台上的孟衍璋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没有太多的修饰,甚至连妆都没化,纯天然,全靠自己底子好,灯光一打在他身上,映衬着他那双像是被温泉水洗过的眼睛,格外干净明亮。
  多少年了,谁都被这社会磨砺得变了样,只有他还是一如初见。
  段江秋想起六年后,拿到影帝的孟衍璋,那时候的孟衍璋他已经看不清了,那双总是带着光的眼睛,漆黑如墨,古井无波。这六年他远走他乡,一直生活在国外,如果不是他父亲的丧事,他并不会回来。
  参加那场庆功宴,目睹孟衍璋夺得影帝,也是想着最后再看他一眼,却不想这一眼,真的是最后一眼,连命都没了。
  好在他打生下来就是天选之子,连重生这种事情都被他碰上了。他原本期待着孟衍璋和他一样,可看着台上那个干净透亮的青年,他知道,重生的只有他而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