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20 10:53:34  作者:落瑾下时

   《山水何欢》作者:落瑾下时

 
  文案:美攻X老头受。是怎样深情的凝望,才能使你看见。
  使你回头。
  使你此后一生。
  都在想,这一眼何意。
  估计只写八万字。
  主攻,大美人攻,可能花心滥情渣出三界。
  玄幻风,暗恋向,保证he。
  除主cp全民直。
  其他不负责。
 
 
第一章 
  生有何欢,山水何欢。
  他坐上何欢殿主那年,纪青山寿终正寝,享年八十六岁。纪青山在世时,妻妾和睦,子孙满堂,一生无灾无病,少有跌若。
  而这一切皆拜他所赐。
  他的一生实在漫长,说起来,皆是纪青山的一生。而他不过在旁观望,无声无息地护了他一生。
  他看了纪青山一辈子,可纪青山对他的记忆,断在了纪青山成亲的那一夜。他在人群之中,望着喜庆的一双璧人,而纪青山无意间回头,对上他的眼,又匆匆撇去。
  再往后,纪青山再未见过他。
  因为那年,他入山入道,从此成为世俗外的修道者。
  他再入世那年,纪青山的长子呱呱落地,往后,他又见着他纳妾,见着他入仕,见着他家宅平安,风顺一生。
  直到,纪青山终于寿终正寝,而他,终于勘破红尘俗念,得道升仙。
  坐拥何欢殿,号何欢仙君,镇守与黄泉相隔一线的碧落天。
  九重上仙见之敬,万川幽冥见之惧。
  仿若为了补回那孤家寡人的八十六载,当初有几多痴心,如今便糟践多少真心,上穷碧落下黄泉,他招惹的桃花无数,此后,再未受孤枕难眠之苦。
  如此往复,便是万载悠悠,弹指一瞬。
  那年,妖族生乱。
  天庭派往妖族平乱的广陵仙尊堕身为魔,引三界震动。
  是时,素日与何欢君交好的太乙仙尊赶到何欢殿,连闯七殿方见到八殿长生池里正与女妖嬉戏的何欢君。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太乙仙尊一边以双手捂着脸,一边却是瞪大了眼看池中的香艳场面。
  自从万年前何欢君位列仙班,这仙界第一美君的名号便落到了他头上,如今他在这一池云雾中与妖族灵鱼女横公戏水玩耍,那女横公已是妖界极美,可偎依在何欢君身旁,便如星月之别。
  何欢君抬头看见太乙仙尊,挑眉轻笑:“你来何事?”
  太乙仙尊想起正事,正欲开口,可看那女横公在旁,便又踟蹰。
  何欢君见他神色有异,便挥退女横公,从汤池中缓缓披衣步出。
  “仙君可知妖界出大事了?”太乙仙尊见女横公消失,才道。
  “哦,是么?”何欢君一边系上衣带一边躺坐在一张贵妃塌上,漫不经心道,“又与本君何干?”
  太乙仙尊道:“若只是妖界一事倒是不相干,可偏偏是忘川出来的东西,仙君镇守碧落天,但凡忘川黄泉出来的都归你管。”
  何欢君支额闭目,还是不甚在意:“你且说说什么东西出来了?”
  “仙君可听过青面妖王?”
  “妖王?妖族的王不是蛊雕么。”
  “昔日是蛊雕,可自从那东西逃出忘川闯入妖界,生吞了蛊雕的妖丹,便成了如今的青面妖王。”
  “哦?”何欢君起了一丝兴味,“什么东西这么有本事,竟能生吞蛊雕的妖丹?”
  “这便是天帝下令命仙君去妖界所查之事。”
  “天帝要本君去妖界?”何欢君倏然睁开眼。
  太乙仙尊点点头:“不错。”
  何欢君侧过头睨一眼太乙仙尊,道:“听闻广陵仙尊去了一趟妖界便堕入魔道,天帝派我这小小的仙君去,岂不是徒增天界笑柄。”
  “仙君真是说笑了,你飞升近万年,早已能晋升上尊神位,却偏偏在雷劫将近之时自降天元鼎,这渡劫便成了无劫。”太乙仙尊抚须一笑,“便是再有十个广陵仙尊也不及你,往日天帝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今事关重大,仙君还是不要推托了。”
  “哼。”何欢君哼笑一声,朝太乙仙尊丢了颗葡萄,“想必天帝派你来当说客也是要你一同前往了?”
  “那是自然。”太乙仙尊洋洋得意,“这九重天之上,就数本尊与你交情最好。”
  何欢君扑哧一笑,又丢了颗葡萄给他,说道:“那是因为本君人缘极差,已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太乙仙尊认真道:“那也怪你,你把这三界六道的仙子女妖都睡遍了,莫说辜负痴心一片,便是那些眼红你的,也当从万年前排起。”
  “哈哈哈。”何欢君当真被他逗乐了,仰头大笑了起来。
  太乙仙尊摇摇头:“幸好本尊修得这老态龙钟之身,对那些美色无动于衷,否则,你恐怕连本尊这个朋友也没有了。”
  “好好好,有你这个朋友,本君万分荣幸。事急迫人,且走吧。”
  “且慢。”太乙仙尊喊住何欢君,“你我二人此番去恐怕正赶上那青面妖王成亲大礼,不捎带些薄礼敬贺怕是说不过去。”
  “敬贺?有理。”何欢君笑意盈盈一弹袖,“人间尚且三妻四妾,何况堂堂妖王,本君便把女横公送给他做妾,新婚燕尔,又有美妾相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眼见何欢君负手行走,一路欢快而去,竟当真要着手将女横公打包送人,太乙仙尊忙在他身后追着跑:“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仙君这哪是敬贺,分明是要驳他的颜面啊。”
  “怕什么,女横公如此貌美可人,便是青面妖王见了,也会怜香惜玉,不忍置气。”何欢君将闻声而来的女横公揽在怀中,如画眉目尽显风流。
  女横公含羞带怒,如若无骨般趴在他的肩头,哀怨道:“仙君当真舍得将奴家送人?”
  何欢君轻啄她的面颊,微笑道:“如此善解人意,便是不舍也要舍得。”
  两步开外的太乙仙尊抚须望天。
  “这便是三界六道最多情又最滥情的何欢君哪。”
  潋滟秋波桃花眼轻轻一挑,也远远睇给太乙仙尊风情万种的一眼,直把他惊得浑身一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偏偏这万年来,那些仙子女妖前扑后继,只为这一眼青睐。”
 
 
第二章 
  妖族的婚礼竟比人间还要热闹。
  只是群妖乱舞,有些吵。
  何欢君与太乙仙尊各隐了仙气,化了不伦不类的妖妆,站在妖群之中,也无甚人在意,他远远望着那布置喜庆的殿堂,想着曾几何时,他也曾这样远望过一对新人。
  琴瑟和鸣,百年好合。
  突然一阵喧闹呼声,何欢君定睛一看,是那妖王出来了,原来他戴着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掩了本来的面目,想来也是,他是从忘川逃出来的东西,自然没有什么妖身。
  戴着这一张丑陋可怖的面具唬人,倒也有几分傻气。
  便在此时,烟花炮竹皆响,锣声起鼓声奏,遮着红盖头的新娘骑着一只白鹿出来,白鹿鹿角巨大,流光四溢,让围观的众人又是艳羡又是惊叹。
  “想不到这新妖王竟娶了你的旧相识。”太乙仙尊突然贱兮兮地凑过来低语。
  何欢君微微勾唇,并不应答,只是一双桃花眼眸神思闪过,教人捉摸不透。
  妖族长老出来朗声高唱贺词,待他念道“子谓良人,托付终身,瓜瓞绵绵,昌炽永年,礼成”时,青面妖王便挑起新娘的红盖头,而新娘也伸出芊芊玉臂摘下妖王的面具。
  “原来妖王长这样,像凡人一般无二。”太乙仙尊又凑到何欢君耳旁想要嚼嚼舌根论人长短,却见何欢君低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只是那神情教人看着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太乙仙尊挠挠胸膛,用手肘轻轻碰了碰何欢君。
  “仙君?仙君?”
  太乙仙尊一连喊了两声,何欢君才慢悠悠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
  “你?”太乙仙尊惊讶不已,他揉了揉眼睛,再看何欢君,见他又是原来那副眉眼多情的模样,不禁纳闷道,“我还以为你眼看着旧相识嫁人,郁郁难平,有几分伤心呢。”
  何欢君微微一笑,把一枝莲花放在太乙仙尊手中,轻声道:“收好你的法器。”
  “???”
  太乙仙尊还在满头雾水之际,突然见何欢君高喝一声:“妖王成亲如此大喜,本君祝贺来迟,略带一份薄礼,还请妖王笑纳。”
  太乙仙尊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连忙握紧手中的莲花枝,这何欢君不是当真要把女横公送给妖王做妾吧?
  却只见众妖闻声向他们望了过来,不约而同让出了一条道,何欢君也不客气,信步走去。
  青面妖王只见一个背着琴的男子走来,还未看清他的样貌,便听身旁惊呼一声。
  青面妖王正欲问身旁的女子怎么了,却见那背琴的男子已走到眼前,明眸皓齿,倒是一副好面相。
  “你是何人?”
  何欢君拱手揖礼:“在下何欢君,听闻妖王新婚,便慕名前来拜贺。”
  “何欢君?何欢殿主?”
  妖群爆出惊喝声,面面相觑,不可置信。
  太乙仙尊捂额,何欢君竟已恢复仙身,他再藏着也没什么必要了,便也化了身走出来。
  “这位又是?”青面妖王见一发须皆白面上的仙人走来,不禁又问。
  “本尊乃东极太乙仙尊。”
  “你便是人间常说的太乙救苦天尊?”青面妖王惊喜道。
  太乙仙尊愣了愣,随即乐呵呵笑开,拍了拍肚子,道:“是么?人间常提本尊?”
  “乘九狮之仙驭,散百宝之祥光,人间常道,太乙仙尊救人度鬼,闻声救苦,乃道家尊神。”
  想不到这新任妖王对自己这般恭敬,言下之意也有几分仰慕,太乙仙尊不禁笑哈哈,刚想礼尚往来奉承他几句,不想眼角瞥见何欢君用那双桃花眼盯着自己,太乙仙尊浑身一抖擞,摸了摸鼻子便安静了。
  何欢君取下背上长琴,对青面妖王道:“今日妖王大喜,本君献一曲《鸾凤求凰》为妖王贺喜。”
  言罢,也不等青面妖王拒绝,便横琴腿上,席地而坐,铮铮琴音流泻而出。
  往日里太乙仙尊见到他这位友人,不是醉卧美人膝就是醉卧美人膝,从来都是狂放不羁的模样,却不想他今日在这妖王面前弹琴,竟这般温润如玉,如谦谦君子。
  若不是认识了他一万年,还以为他本就是这样。
  “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听完他的琴音,妖王突然道。
  “不过那是很久以前了,时隔太久,我也记不清他长什么样了。”
  “是么。”何欢君从地上起身,一抬手,那把琴便重新背在了身后。
  太乙仙尊一直在旁观察这方的动静,一听青面妖王提到“朋友”二字,老头眼珠一转,连忙提摆上前。
  “妖王既与何欢仙君有缘,不如就做个朋友?”
  “朋友?”青面妖王想了想,点点头,“也好,我虽做了妖族的王,可除了生枝,没有人待我好。”
  生枝是站在他身旁的女子,是刚才骑着白鹿嫁给他的新娘,是一只柳妖。
  “没人待你好?”何欢君突然道。
  他的话引得太乙仙尊注目,总觉得今日的何欢君十分古怪,有一种让人说不上来的不对劲。
  青面妖王想了想:“以前应该有,只是太久了,我都忘了。”
  “是么。”何欢君道。
  太乙仙尊被这古怪的气氛搞得一头雾水,连忙拉住何欢君对青面妖王道:“妖王拜过天地还要洞房花烛,本尊与仙君就不打扰了。”
  说罢就捏了朵云,拉着何欢君匆匆驾雾而去。
  何欢殿第九座宫宇临黄泉之畔,说是一座宫宇,其实是一个用青石砖砌起来的渡口,通向水中的长阶有三百六十五级,又高又远,但于仙人而言只是转瞬的路程,只是这青石渡口的主人,在这里并未用仙术来行走。
  他赤着足,拾阶而下,一步一步。他的白袍又宽又长,逶迤在地,他的发及踝,披在身后,如一条夜幕拖着他的步伐。
  他成为这座殿宇的主人有万年之久,可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第九宫青石渡口。
  因为这里离黄泉太近了,太近了,只要从这长阶走下,就能走进忘川之水,就能看见幽冥界的幽魂,是人间死去的人,从这里跋涉而过,要去他们的来世。
 
 
第三章 
  一万年了,是很久,所以那人什么都记不清了。
  万年前纪青山寿终正寝,他得道升仙,终于各奔宿命。这万年来,他仿佛已放下那八十六载了。他不曾来过青石渡口,不曾追问过纪青山的幽魂,他甚至不知他转世去了何处,又做了何人。
  这万年来,他一心一意做他的何欢殿主,一心一意,从未想过那个八十六载里的纪青山。
  从未想过。
  又怎会知道,那从忘川跑出去生吞了蛊雕妖丹的东西,居然是他,是那八十六载里的纪青山,是刚刚娶了柳妖生枝的青面妖王。
  何欢君在渡口的最后一阶坐下,忘川水漫过他的脚踝,在他雪白的小腿肚处湍急流淌,黄泉之水有腐蚀世间一切的功效。
  “何欢君!”
  太乙仙尊从酆都城回来看见何欢君坐在青石渡口,还把脚浸在黄泉水中,不禁气的吹胡子瞪眼。
  只见何欢君在水中的两节小腿已是白骨之状,虽说他是仙身,可这忘川黄泉也不是等闲之物。
  先前太乙仙尊拉着何欢君从妖界回来便独自去了酆都城见酆都大帝,他走前再三叮嘱何欢君叫他好好在殿中等着,结果他的确是在等着,却是这样的等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