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2017博彩送彩金大全

时间:2019-08-22 16:08:29  作者:因风絮

   《将军夜里又出门了》作者:因风絮

 
  文案:大燕长公主殿下凤仪无双,扫清朝廷佞臣,辅佐幼帝登基,乃大燕第一功臣,荣华无右也。
  大燕抚远将军抵抗外敌,保卫疆土,功勋无数,受万民敬仰,民族英雄也。
  都是燕国有功之人,偏生不对付,抚远将军三天两头找长公主殿下的麻烦……
  夜里,抚远将军府。
  仆人甲:“听说今日将军又找长公主殿下的麻烦了!”
  仆人乙:“哎呦,也不知咱将军同长公主殿下结了何仇?”
  “咳咳。”夏将军路过,往大门走去。
  仆人甲:“将军夜里又要出门?”
  夏清舒:“白天找了长公主殿下的麻烦,夜里岂有不找之理?”
  食用指南:1、双向暗恋的夜里幽会之人变情人。2、dzq:609-964=371。3、本文设定:女子可以为官。4、1V1,HE,甜的呀。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恋爱合约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清舒,季迁遥 ┃ 配角:流烟,沈安颐,杨晞羽,蔡竹君 ┃ 其它:
 
    作品简评:一位是战功赫赫的抚远大将军,护卫边疆,受万民敬仰。一位是凤仪无双的长公主殿下,扫清佞臣,荣华无右。二人表面针锋相对,世人皆以为她们不对付,却不知早已情愫暗生。囿于种种原因,她们无法将真情相诉,世俗的压力、天子的压迫……情意相通之路困难重重。南楚秘境、树棺人的追杀……远离朝堂的江湖又藏有怎样的秘密?本文文笔细腻流畅,文风轻松欢快,人物形象饱满生动,遇上“情”之一字,反差明显。抚远将军智勇双全,一碰上长公主殿下就“锈钝”。大燕长公主殿下运筹帷幄,遇上夏将军之事就不淡定。字里行间,一言一行,皆能品出主人公的深情。剧情跌宕起伏,设定新颖有趣,是一篇值得品读的佳作。
 
 
第1章 将军归京
  大燕鸿溯六年腊月初五,南京城主街的两侧围满了喧嚷的百姓,他们或交谈、或张望,脸上皆带着期待激动之色。
  早市未过,各大摊贩、店铺的老板连生意都不做了,在人群中拼命往内挤去,占领前排的位置。
  “什么事啊?这么热闹,大家都围在这里看什么呢?”不明就里的读书人从自家屋内出来,见百姓拥挤、万人空巷之景,忙把手中的书籍放下,面露震惊之色,疾步走至人群后端问着。
  在他前头,一卖猪肉的老伯闻声转过身来,斜眼瞧着读书人道:“这你都不知道,打败蒙古骑兵并且十战九胜的抚远将军回朝啦!”
  “可是三年前大败越人,收复云南的夏清舒夏将军?”读书人的瞳孔骤然放大。
  “没错,就是她!”
  闻言,读书人的神情变得雀跃:“那我得往里面挤挤,一睹夏将军尊容,得此之幸,定能保佑我明年考个好功名!”
  “你说得倒轻巧。”卖猪肉的老伯嗤了他一声:“我本来在近处,活生生被挤出来的!”
  “诶——前面的让让!”激动不已的读书人挽起了袖子,侧着身子从人缝中钻了进去。
  “谁啊!别挤我!”
  “哎呦,踩着我的脚啦——”
  ***
  南京城,公主府。
  “夏清舒到哪儿了?”大燕长公主季迁遥端坐于书案前,凤眼一挑,继而嘴边扯起一抹清浅的笑,漫不经心地问道。
  “回禀殿下,夏将军已入城内,只不过在主街上,给南京城的百姓围住了,大家都想一睹夏将军之貌呢。”心腹素锦如实禀报。
  “她一粗人,只会带兵打仗,又不是国色天香的大美女,有什么好看的?这些百姓约莫是太闲了。”季迁遥翻动着手中的书微 信 公 众 号 百 合 小 说 社 整 理页,淡淡道。
  “夏将军三年前攻下越国,收复云南,使得流离失所的百姓重返家园。今年又打得北境蒙古骑兵败退连连,百姓自然将她视作英雄,无限敬仰,想一睹将军尊容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如此追捧,夏清舒今日定当要乐坏了。”说着,季迁遥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对着素锦吩咐道:“这些日子,让府中的人注意些,不要同抚远将军府的下人起冲突,在外也要注意言谈举止,夏清舒回朝必定会找本宫或是公主府的麻烦。”
  “是,长公主殿下。”
  “对了,听陛下的意思,明日要给夏清舒办个接风宴,本宫自然也得去。你速速去寻京城中最有名的布艺师傅,为本宫赶制一身新衣来,素些的。”
  “属下这就去办。”
  ***
  凯旋而归的夏家军已踏入外城门,慢慢进入了百姓的视野。为首的夏清舒脊背挺直,骑着一匹浑身雪白的战马,战袍飞舞,威风凛凛。
  街道两侧的百姓顿时沸腾,手臂高扬,胡乱舞着,七嘴八舌地喊着:“夏将军,夏将军!”
  夏清舒的脸上笑出花儿来,热情地挥手回应百姓。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一对梨涡,很是亲切,无形之中拉近了她与百姓们的距离。
  归京队伍在南京城主街上缓慢行进,忽然,一小姑娘自巡防护卫脚边蹿出,向前连跨了三步,懵懵懂懂地拦在了主街的中央,扭头望着逐渐靠近的队伍。
  小姑娘乃一稚子,约莫三岁,估计是被人群推搡着,拥挤不堪下才钻出来的,此时她眨巴着一双大眼,一动不动地望着马背上的夏清舒,小小的手掌无措地抱在一起。
  巡防的护卫见状怒起,大喝一声:“哪来的稚子?快滚出去!”说罢便上前几步,粗暴地伸出手掌来,一把揪住了小姑娘的衣裳,想要将她拎出主街过道。
  小姑娘害怕了,伸出小手捂住眼睛,嘴唇瘪瘪的。
  “放肆,快住手!”马背上的夏清舒勒住马匹,呵斥护卫道。
  “夏将军。”护卫忙收回了手,低着头抱拳应道。
  “没你的事,下去。”
  “是。”
  被训斥的护卫垂着脑袋回了站岗之地,不敢再放肆。小姑娘仍站在原地,张着圆圆的大眼睛望着夏清舒。夏清舒抬起手掌,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很快,后头的队伍都停下了脚步。
  夏清舒下马,朝着小姑娘走去,那懵懂无措的小姑娘见她靠近,扬起了甜甜地笑容。
  夏清舒蹲下身子来,惊喜道:“你认得我?”
  小姑娘点点头。
  “我是谁?”夏清舒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夏、清、舒。”小姑娘一字一顿道,声音稚嫩,模样认真,这三个字喊得夏清舒心都化了。
  夏清舒乐得不行,继而又有些不解:“你是怎么认得我的?”
  小姑娘很认真地回答:“阿娘教的,她说你是我们云南人的英雄。”
  夏清舒恍然大悟,原来她是云南迁至京城的百姓。
  “你阿娘呢?你一个人站在这儿很危险的。”夏清舒温着声问道。
  小姑娘的表情骤然变得沮丧:“人太多了,我找不到阿娘了。”
  夏清舒想了想道:“我帮你找阿娘。”
  说罢,夏清舒一伸手臂,一把将小姑娘扛在肩头上,朝着人群大喊道:“这是谁家的姑娘?”
  围观的百姓左看看右看看,纷纷摇头。
  夏清舒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仍是没有人出声。
  不能再等了,她还得赶去扬胜门觐见皇上呢,耽搁不得。
  “谁家丢了姑娘,来抚远将军府认领。”言闭,夏清舒跨上骏马,一手抱着小姑娘,一手牵着马绳,一夹马肚,往内城赶去。
  小姑娘一脸淡定地被夏清舒抱在怀中,全无惧怕之色。
  她左右转动脑袋看了几眼街道两侧的人群,最后仰着头将视线胶在夏清舒的脸上。
  夏清舒的右脸颊上有一道疤,是前不久大战蒙古时受的伤,伤得不算重,结的痂掉了,只是疤痕还未消去。
  小姑娘伸出软软的小手,贴在夏清舒脸颊的伤疤上,轻声地问道:“疼不疼?”
  夏清舒的心切切实实又化了一回,她望着小姑娘干净纯真的双眸,笑着摇了摇脑袋,嘴里吐出两个字:“不疼。”
  迫近内城,夏清舒将小姑娘交给了自己的手下流烟,吩咐她带回将军府好生照顾。
  扬胜门前,大燕皇帝季知琰携众臣相迎,夏清舒及声名赫赫的夏家军又得了不少奖赏。皇帝念她四处征战辛苦劳累,特于明日在宫中举行酒宴,为她接风洗尘。
  夏清舒推脱不得,只得应允。
  晚上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夏清舒得知大街上遇到的那个小姑娘已经被家人接走了,而小女孩的家人貌似还送了些东西来。
  夏清舒坐在厅内的太师椅上,正了正身子:“那小姑娘的家人送了什么?贵重的速速退回去。”
  “禀报将军,是一副画像。”将军府管家刘奇道。
  “画像?何人的画像?”
  刘奇将一副画卷递到夏清舒的面前,脸上露着神秘兮兮的笑:“将军打开便知。”
  夏清舒瞥了刘奇一眼,一把拿过他手中的画卷,将系在画卷中央的结绳打开,她摊开了整幅画。
  “咦?这不是我自己么?”夏清舒望着画卷喃喃道。
  “正是。”
  “也难怪那小姑娘小小年纪竟能记住我的脸,原来啊,她阿娘是画师。”夏清舒看完整幅画,评价道:“这画的不错啊!”
  “这位画师老奴也知一二,她在京城小有名气。”
  夏清舒盯着自己的画像反复看了好几遍,爱不释手,忽然她脑中闪过了一个想法,立马对着刘奇道:“不知这位画师平素给何人画像?本将军可否聘请?”
  “齐夫人多是给朝中官宦人家作像,将军大人若是有意,齐夫人当是乐意至极。”
  夏清舒想了想,觉得自己所考虑的东西有所欠缺,忽然摇起头来,反悔道:“不行不行,此事作罢,莫要提起了。”
  “是。”刘奇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按照夏清舒的命令行事。
  在厅堂坐了一会儿,夏清舒甚是无聊,便起身往书房走去。心腹流烟端来一壶热茶,给她沏了一杯茶水放在桌旁。
  夏清舒捧着杯盏,忽然脑中闪过今日在马上的画面,那小姑娘捂着她的伤疤问她疼不疼。
  夏清舒伸手摸上自己右脸颊的疤痕,心事重重,眉头不自觉皱起。
  候在一旁的流烟见状,出声问道:“将军有烦心事?”
  夏清舒无视了这个问题,反倒问起旁的:“流烟,明日宫中酒宴,陛下都请了哪些人?”
  “后宫嫔妃、皇亲贵胄、文武百官皆有。”
  “长公主也会来?”
  “那是必然的。您的接风宴,哪一次长公主殿下是没来的?”流烟抬头暧昧地瞥了夏清舒一眼。
  夏清舒暗自想着自己的心事,没有注意到。她怔忡了一会,内心愈加烦躁,忽然激动道:“流烟,你看看我脸上的疤痕明显么?”
  流烟一愣,没想到夏清舒会问她这个问题,一时语塞:“这......”她跟随夏清舒这么多年,刀光剑影,烽火连天,什么没见过,还真不知英勇率性的将军大人如此在意自己的容貌。
  见流烟犹豫不语,夏清舒急道:“这什么啊,我要听实话,快点。”
  “明显!”
  夏清舒的表情突然变得怏怏不乐:“那......难看么?”
  流烟噗嗤一声,很不厚道的地笑了。
  夏清舒瞪着她。
  流烟如实道:“属下着实没想到将军还会如此在意容貌。”
  夏清舒气得牙痒痒:“都怪那可恶的鞑子,下次再敢对着本将军的脸放冷箭,本将军定追到天涯海角,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夏清舒撒完气后又将话锋一转:“但是现在本将军脸上的疤该怎么办呢?”
  “要不,属下替您去寻些芦荟?民间百姓道那芦荟有祛疤消斑之功效。”
  夏清舒大喜:“去去去,快去给本将军弄些芦荟来,越多越好!”
 
 
第2章 胭脂坏事
  翌日一大早,夏清舒就抱着镜子不撒手,翻来覆去地看自己右脸颊上的疤。瞅着跟昨日的没啥两样啊,夏清舒十分不满道:“流烟,你说的法子不管用啊,我昨夜敷了整整两个时辰,这疤痕并未消去半分。”
  流烟回:“将军,芦荟再好也不是神药啊,怎么可能敷一夜就好?将军可心急不得。”
  夏清舒摸着自己脸上微 信 公 众 号 百 合 小 说 社 整 理的疤痕叹气道:“但本将军见这疤痕着实碍眼,你还有别的法子么?最好能在酒宴之前让它消失。”
  “其他的法子?容属下想想。”流烟低头沉思,良久之后猛地抬头。
  夏清舒对上她的眸子:“有何良策?”
  流烟道:“不如将军上些胭脂,用以遮瑕。”
  “胭脂?”夏清舒这杀敌不眨眼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扭捏:“本将军虽是女子,但这二十几载未用过此物,怕是......”
  “不过是一层脂粉,将军不必惧怕。现在只怕是只有这一个法子了。”
  夏清舒踌躇一会儿,艰难地点下了自己的脑袋。
  ***
  酒宴在乾清宫里举行,府中无事,夏清舒携将领早早地入了宫。
  当惯了粗人,如今画上了厚重的胭脂,也换上了轻盈的袄裙,真真是不适应。
  不仅是夏清舒,她进宫途中遇上的那些大臣们也十分不适应,纷纷投以惊讶的目光。
  “夏将军换了身装扮果真是如花似玉啊。”
  “孙大人谬赞谬赞。”夏清舒讪笑,忙拱手作揖,然后速速找了个由头,离这群能说会道的文官远远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